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18)

余奕(18)[回忆篇]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回忆篇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五年前。
一幢红瓦的旧式小洋房,隐隐穿出钢琴声,夹杂着轻轻的歌声。
阳光照进房内,秀气的少年倚靠在沙发上看着书,卧室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露出一张美丽女人的脸来。
“小缓。”女人笑了笑。
少年放下书,抬起头来:“妈妈。”
女人走了进来,把孩子手里的书抽掉:“中考结束了你们班级要去b市游乐园毕业旅行,妈妈没有时间,让爸爸陪你去吧。”
少年的脸色顿时有些僵硬:“不没事,我也不是很想去毕业旅行。”
“那怎么行呢,说不定这辈子都见不到你的同学了,不是还有你最好的朋友一起去的嘛……我知道你怕爸爸,我会和他说的让他温和一点。”女子安慰地摸摸少年的脑袋,少年欲言又止,拳头却在袖子下握成了拳头,微微颤抖着。
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他爸爸。
甚至不是一个正常人。
门外传来脚步声,一个男子探出头来,看到少年僵硬的表情笑了笑:“这么怕我?”
少年别过头去。
女子嗔怒地瞪了他一眼,把孩子推给男人:“你在外面可别背着我欺负小缓!要是被我知道了……”
“这哪会啊,你说是吧小缓?”男子的手搭上少年有些窄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嗯。”少年冷着脸。
“那我先去上班了啊,老公你把小缓带过去,行礼我放在门口了。”女子站了起来,推开了门,回头有对少年一笑,“要是他欺负你要告诉妈妈。”
说完带上了门。
房内一片寂静。
少年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和反感,一闪身就拍掉了男子的手,恶狠狠地盯着他。
“滚出去!我不需要人陪!”
男子表情忽然扭曲起来:“你可是我最好的试验品,我不陪着你怎么行?”
少年咬紧牙关:“滚!出!去!我自己走!”
他愤恨地将枕头砸了过去,男子轻而易举地接下,冷笑着扑了过来,一下把少年拎了起来:“别给我过分!你可别忘了那个女人的命在谁手里!”
少年的脸涨得通红,张口就咬,男人一松手少年就跌坐在地上拼命地咳嗽。

男人一眼不发,只走到了床头柜前,拉开抽屉抽出一盒针剂,揪住少年的手臂就扎了进去,少年吃痛却死活不肯出声,男人把针管拔出来,扔在一边。

“走了!”

他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向门外,少年随意擦了擦伤口,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秦缓!你怎么到的这么迟啊!大家都来了!”他的同学在游乐场门口招手,眼见的看到了他手臂上的针孔。

“你手臂怎么了?”同学问道。

“没事。”秦缓拿手遮了遮。

“哦……”同学往他身后看了一眼,“秦叔叔好!”

男子和善地笑笑:“你好啊。”

秦缓置之不理,拉过同学问道:“第一个要玩哪一个?”

“哦大家都是随便玩的,我是比较想去摩天轮……你想去哪里啊?”

秦缓看了看头上的摩天轮:“那就这个吧?”

同学笑了笑:“那好啊。”

然而有人在背后拉住他的衣服:“小缓。”

秦缓僵硬了一下:“不,我有点恐高你玩吧我在下面等着。”

同学失望地登上摩天轮,这时两边的灯泡忽然闪了闪,秦缓戒备地转过头去,迎面就是徐福伸过来的手,一拉一提,把他推进了摩天轮的一个小房间里,接着他自己也进来了。秦缓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手,被推地撞在坚硬的玻璃上,头上立马是一片淤青。

“干什么!”

徐福一拉门,摩天轮紧接着同学的那个升上了空,秦缓一直是不习惯于跟这个变态养父独处的,此时小小的空间如果他要做什么……那真是易如反掌啊。

他紧靠着玻璃,双拳戒备。

而徐福只是以一种色情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从他的眼睛,鼻子,嘴巴,下滑到了他的身体,让人毛骨悚然。

“越人……你真好看……”

变态的男人忽然扑了过来,小空间抖了抖,少年抬脚对着对方的命根就是一脚,侧过身想避开,却听见男人阴森森的声音:“你看,底下的都是你的同学……你说这个摩天轮要是砸下去……会怎么样呢……”

秦缓一愣,没能避开男人的魔爪,于是被狠狠地按着头撞击座椅,他感觉鲜血正在从他的鼻子里流出来,糊了一脸。

男人又抓着他的头发把他拉起来,少年怨怒地挥拳,被报之以一种黄色的抚摸。

男人正在用他的手摩擦他的脸部皮肤,把血在他脸上涂满。

“真好看……真好看……”

“滚开!”扁鹊愤怒地踹他,不止不觉已经到了大开的窗户边,心生一计,拼劲力气把男人从那个大窗户里推了下去,男人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嘴角依旧是变态的笑。紧接着摩天轮忽然就灭了灯,黑漆漆地摇摇欲坠,那种强烈的摇晃的感觉,让他明白这真的是要倒了,但是这么小的空间,又有哪里可以躲藏掩护?

摩天轮悠悠歪斜,缓缓倒塌,砸出一地鲜红。


“当年的摩天轮事件死了很多人,那个游乐场也废弃了,因为听说总有孤魂在那里徘徊。我是不信的,哪有什么鬼,那都是人们编出来的。”李元芳把茶水递给狄仁杰。

“死了多少人?”

“那个?可惨了,有个班级正好在毕业旅行,全班都在摩天轮下,连带着老师一个都没活下来啊。”

李元芳叹了口气。

李白端起茶杯,默默地喝着,海色的眼睛澄澈透明。

真是瞒天过海。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在那里了,关于是否要去救他,的确是个问题。

毕竟他一心只想自己解决,自己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他闭上双眼,忽然放下了茶杯,朝门口走去。

“喂你去哪里?”

李白回头一笑:“救人。”



PS:快要到200粉丝了,如果到了第两百个请自己记住啊,然后向我点梗,王者的也许都可以吧,赤黑也可以嗯,谢谢大家的收看_(ゝ「ェ:)ノ暑假尽量做到在七月份到来前把这一篇完结然后把之前的妻子梗写完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