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17)

余奕(17)[前文没有看过的可以戳我的头像]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回家见父母小时光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我回来了你们还记得我吗(文风大突变吧大概)

“咚咚咚”敲门板的声音响了起来,李白的胳膊撞到了,疼得直抽气,扁鹊冷着脸把他拉回床上。
“小缓,你们没事吧?”扁鹊的母亲在门外问道。
“没事。”
扁鹊一边回答母亲一边从床头柜里抽出一小瓶红花油,递给李白,压低声音:“红花油。”
李白无奈地接过,心想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儿啊。
一大早的被人踹下床撞青了胳膊,而始作俑者现在又把一瓶红花油递给他?
“你不会就打算让我自己抹吧?”
扁鹊一脸看智障的眼神,整张脸上都写着“要不然呢”。
“你真是……”李白叹了口气,“我不用,一点小伤。”
扁鹊倒也没强求,静静地看着李白把红花油放回了柜子上。

他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气氛诡异。

门外忽然传来的声响打破了这份沉寂。

那是一片玻璃碗,瓷碗打碎的声音。,还伴随着女人的尖叫。

扁鹊浑身一震,推开挡在面前的李白,猛地冲出房间,急促地跑到客厅,客厅地板上躺着他的母亲,幸好仅仅是惊讶过度的昏迷,倒翻的碗碎了一地。他抬头看去,大门敞开着,阳台的玻璃门也大开着,条纹窗帘随风舞动——什么人也没有。
但他就是知道,那个人来过了。

“怎么了?没事吧?”李白从房间里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扁鹊这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手指却都已经冰凉了。
“没事。”
无论他逃到哪里去,那个人都紧追不舍,迷恋他的气味,沉醉他的躯体,偏执而变态的爱意让人害怕。
“不,我是在问你,你还好吗?”李白问道。
扁鹊咽了口口水,避开这个话题:“妈一定被吓到了。”
李白无奈地笑笑,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再扛起他的母亲,背到了卧室里。
出来时扁鹊还在原地,木木地望着餐桌发呆。
“你饿了吗?”李白忽然问道。
扁鹊看他一眼,李白接上下半句:“买早餐,去不去。”
他说这话时嘴角微挑,蜜柑色的头发在客厅的光下有些透明的感觉。连带着话语中的小小温柔,让人有些时光静好(lao fu ao qi )的错觉。
仿佛心里的焦虑不安都被一一抹去,扁鹊微微错开目光,话里却也不由带上一丝调侃.。
“你吃菜包吗。”

李白笑了:“你挑吧,我都吃。”

✽.。.:*・゚ ✽.。.:*・゚ ✽.。.:*・゚ ✽.。.:*・゚ ✽.。.:*・゚
“……再来杯豆浆。”李白利落地结了账,提着装着早饭的袋子走到扁鹊身边。
扁鹊接过袋子,捞出一杯豆浆,喝了一口,说道:“我想快点结束这个任务。”
李白笑笑:“我也想。”
“我耗不起。”
“不能硬来,上次他应该已经产生了戒备。”
“我有我的办法可以让他出来,你只要负责到时候接应我。”
“听上去是个危险的计划啊……”李白微微眯起眼睛。
“先让我从病院离开,然后带我去b市西边的那个游乐场。”
李白看了他一眼:“西边的游乐场,那是情侣去的,你去干什么?”
扁鹊碧绿的眼中泛起轻微的波动:“别管。”
“这样……”李白摩挲着豆浆的外壳,“可以,我可以帮你出来,再送你去游乐场。”
“不过……”
“我需要直到你身上的毒素现在怎么样了。我有个西域的朋友回来了,我要带你去看看。”
扁鹊有些不安地摇了摇头。
“不去。”
“你身上的毒素?”
“我能搞定。”
“你确定吗?”李白问道。
扁鹊点了点头。
李白深深地看着他,最终站了起来:“好,那我帮你去医院搞定,今晚无焦街口见。”
扁鹊牵牵嘴角,扯出一个能吓死人的微笑。
“好。”
李白把袋子交给扁鹊,拉了拉风衣离开了。
扁鹊坐在早餐店的门口,他口袋里的手机微微震动,扁鹊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掏出手机,屏幕上发着微光,显示是一个陌生人的来电,他手轻轻一滑,将手机放到耳边:“喂。”
对面没有人的声音,只是传来一些播放的A 片中双方剧烈的喘息声,然而仔细一听,却能发现其中一方并非女子,而是一个男性。
扁鹊不动声色地听着,忽略旁边坐的客人投来的诧异的目光,终于那声音被摁掉了,一个嘶哑得无法形容的男声低低地笑着:“我……嘶……最亲爱的……嘶嘶嘶……学生……嘶嘶嘶嘶嘶……”
“想……嘶嘶嘶……我……了……吗?”
扁鹊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二十点东边的游乐园。”
接着毫不留情地挂掉了电话。
光照在他的黑发上,缓缓移动着,最终随着青年步入公寓楼而消失不见。
又有谁会知道在街角处一闪而过的那道黑影?
✽.。.:*・゚ ✽.。.:*・゚ ✽.。.:*・゚ ✽.。.:*・゚ ✽.。.:*・゚
“什么?你要谁的资料?”狄仁杰就差没把档案拍到他的脸上了。
“我要徐福和扁鹊的那部分私密资料。”李白淡定自若。
“操你大爷我不是给过你了吗?!”狄仁杰脸上写着“愤怒”,咆哮道。
“那一份?我扔了。”
“所有人的资料我都只能申请提取一次!你给扔了?元芳!”小秘书悄悄跑过来。
“狄大人……”
“你给他的档案有备份吗?”
“抱歉大人,没有。”
狄仁杰挥挥手元芳低了低头,又回了原位。
“你个傻叉!”狄仁杰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骂道。
“算了我也算知道一点,你直接问我。”
李白抓了抓头发,有些尴尬地点点头。
“扁鹊在什么时候进入训练的?”
“大概五年前。”
李白又点点头,问:“那徐福什么时候逃的?”
“五年前。”
“五年前……这里发生过什么吗?关于游乐园的。”
狄仁杰叹了口气,招呼元芳过来。
“我不清楚,元芳是本地人应该熟一些让他回答。”
“大人,确实是有过的,发生在东边的那个游乐场里。”
“东边?你确定不是西边?”李白问道。
“这怎么可能记错呢……这在当时闹得可大了。”
“我跟您说,五年前啊……”

To be continued

PS:下张是回忆篇,揭露一部分当年鹊鹊的悲惨童年,谢谢大家能读完,鞠躬。很久不见你们想我了吗?嘿嘿请留心留评论哦❤❤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