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19)完结篇!


余奕(19)完结篇!

#警队支援白x间谍鹊
#有番外,然后我回去改文遁走
#有ooc,有自创
#前文未看者请戳头像,别先看这章,先看就没意思了!!(不会弄链接)
 
扁鹊的瞳孔猛地收缩,握住门框的手微微颤抖。
“怎么?惊讶吗?我的越人。”那人的脸被彩灯照耀着,竟然是一张熟悉的女人的面孔,那是他不久前才拜访的养母的脸!
扁鹊声带颤动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为什么……”
女子笑了笑,换了个语气,轻声道:“来,越人,过来坐到妈妈旁边来。”
扁鹊沉默半晌,终于坐进了摩天轮。
小室的门“咔哒”一声上了锁,摩天轮缓缓转动起来。
彩色的灯光映照着扁鹊苍白的脸。
“妈呢?”摩天轮上升到了四分之一,扁鹊开口问道。
女子换上了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她早就死了。”
扁鹊猛地握紧了拳头,出手狠厉地打了过去,五指指缝里夹着几枚涂毒的小刀片。徐福笑意不减,眼中的疯狂却更胜一筹,往后一靠,那拳了空,扁鹊顺势往下扎,徐福却再一个矮身躲过刀片,抓住扁鹊的衣襟毫不留情地一把推翻在地。这一下扁鹊的头狠狠撞到了地板,但他却无暇顾及,他早就知道他打不过徐福,尤其是在他体内毒素还未排除的时间段里,他靠着玻璃壁半起身,翡翠般的眼睛盯着徐福。
摩天轮安静地运作着,外面下起了雨来,隔绝了外界的空间,这里更像是一个棺材,两个濒死的灵魂在垂死挣扎。
徐福从座椅下掏出一把刺刀来,慢慢把玩着。
“亲爱的,你知道吗?你师父我啊……如果得不到的东西,宁可毁掉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我不是你的东西。”扁鹊咬牙。
徐福像看到小孩说自己不是小孩那样笑出了声,尖利刺耳的声音摩擦着扁鹊的耳膜:“不是?越人,你是不是忘了我下在你身上的蛊毒?”
扁鹊猛地一个颤抖。
“哈哈哈哈哈你除了我,谁也不能拥有!”
徐福狂妄地大笑着,手中刺刀一划,恶狠狠地在扁鹊的胳膊上划出一条血痕。
“让师父想想,你现在……中毒已深入骨髓了吧?”
“你对那个李白,抱着什么心态?”
扁鹊的确感觉到喉咙处发着痒,忽地气血上涌,血顺着唇角滴落,血液里像是有千万个虫子在噬咬,钻心疼痛。
“不关……你事。”
摩天轮升到了最高点,忽然停了下来,徐福眼里弥漫着深情:“越人,师父我为了你去泰国变性,隐藏自己伪装那个女人,我这么爱你,这么爱你……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我爱你,我爱你啊!这样……这样就可以……越人,你终于,只能属于我一个人了!”
语毕刺刀朝扁鹊无法避开的方向狠狠刺去。

🌸🌸🌸🌸🌸🌸🌸🌸🌸🌸🌸🌸🌸

“嘶嘶嘶……李白。”

“您叫我?”李白笑意盈盈地回过头去,枪却已经抵在了来人的额头上,他目光向下平移,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还是心里突地一跳。

  那是一张几乎无法辨认五官的脸,像是被剥去了一层皮,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疤蜿蜒在本该清丽的脸上,女子毫无畏惧地看着李白。

“我是扁鹊的母亲。”她静静地开口,“小缓身上的毒只有我能解开。”

  李白挑挑眉,放下枪,耳机里传来狄仁杰的一声“卧槽”。李白强压住翻白眼的冲动,问道:“您确定?”

“我是原路易斯实验室一等研究员。”女子看向摩天轮

狄仁杰在耳机里说道:“这个摩天轮无法强制停止,还有十分钟左右才会自动停止,到那个时候你负责把徐福拉到狙击范围之内。”

“那….”

“先让扁鹊母亲出来,玄策在游乐园门口接应。”

李白应了一声,转头对女子说道:“女士,我是您儿子的队友,我会负责把他平安地带出来,请您先离开这里,这里很危险。”

扁鹊母亲摇了摇头:“不行,小缓的毒应该已经发作了,我必须在他下摩天轮的三分钟内给他注射解药,你一个人不可能的。”

李白沉吟片刻,答应了。

这是开始下起了雨,雨滴打在不远处的摩天轮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一时间他很想知道扁鹊是怎么对付徐福的,总不会被按着打吧。(真相了)

还有五分钟摩天轮就能顺利转完一周,忽然狄仁杰沉冷地开口:“大小姐,放枪警告。”

随即一颗子弹穿透雨幕,打在一边的幕布上幕布掉落带动老旧的机械发出一连串声响,声音很响亮,绝对确保摩天轮上都听得到。

“怎么了?”扁鹊母亲问道。

“徐福….”他还没说完,摩天轮忽然咔擦咔擦地加速起来,丁零当啷地摇晃着,最终一下停住,舱门被人用力从里面推开,一个白发的青年踉踉跄跄地扑了出来,可以看见腹部明显的伤口,他撞进雨幕里然后跌倒在地。

李白立马示意扁鹊的母亲跟上,耳机里是狄仁杰和孙尚香重叠的呼吸声,从舱里又倒出一个人,一个满身是血的人,他毫无生机地倒在一边,一动不动,李白看了看那人一眼,这就是潜逃多年的徐福。

“看看他是不是死了。”狄仁杰道。

李白凑近那具人体,仔细翻看。

女子抱住了倒地的扁鹊,不知从哪里取出一管针剂,活塞一推,注射完毕。又捂住那个伤口。

“别怕别怕,小缓,妈妈在。”

扁鹊微微睁开眼睛,他的目光在女子身上停留片刻,转而投向李白:“快….快走!他身上装了炸弹!”

李白一怔推开几米远,果然此刻徐福睁开了双眼,目光森冷阴邪。他的皮肤泛起一层红光,马上就要爆炸的模样。

“你们,一个都逃不了!我在这个游乐场的每一寸土地上都埋下了炸弹,一分钟后就会爆炸,都给我留下吧哈哈哈哈!”他看向扁鹊的母亲,“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女子沉默。

他的胸口被一道红光穿透,那是大小姐的子弹。

“哈哈….”徐福缓缓倒地,爆炸的烟尘混合着血肉,再次将这片土地染红。

“快,李白,快撤离。”狄仁杰急切地下命令。

“知道。”李白把扁鹊从女子身上抱起,拉起女人的手臂就往门外冲去。

大门近在眼前,门锁早已被玄策破坏,李白加大步子即将迈出大门,倒计时只剩下了不到十秒。

这时女人松开了他的手。

“你们走吧。”

“妈….”扁鹊费力地喊道。

“自古有话,生不能同年死亦同穴,我是他妻子,怎么也应该跟他死在一起。”女子牵起嘴角,“小缓,没有妈妈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女子用力把他们往外一推,身后炸弹炸出一片火花,烫伤了扁鹊伸出去的手。

游乐园沉浸在一片火海中,那些经年的往事,不堪回首的过去,都被火舌吞噬。李白带着扁鹊扑倒在地上。

妈….”扁鹊看着那片火海,目光迷茫而无方向。

“怎么样了李白?”狄仁杰问道。

“我和扁鹊顺利出来了,但是…..”李白看着身上染上血迹的扁鹊如同失家的天鹅,绝望而悲哀的样子让人心疼。

“他母亲没能出来。”李白扯下耳机,玄策从遮蔽物后走出来,带着一些零零落落来支援的人。

他们把扁鹊挪到担架上,抬进救护车,从始至终,扁鹊都没有一个表情。

李白站在火海前,蔚蓝的双眸闪烁着跳跃的火光。

他终于转过身去,孙尚香拍了拍他的肩膀。

“任务结束了,不该高兴点吗?”







终于!被我写到完结了,那些说有生之年系列的,打脸了吧哈哈哈哈嗝,虽然是更了很久,恩,谢谢那些一直在看我文的小伙伴(好吧我估计从第一篇追到这的应该没有,以为我更太久了)

谢谢支持,我们番外见,对正文咱不放在一起的小甜饼,番外放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