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番外,小甜饼吧大概

余奕(20)
#正文已完结,此为番外1,番外大概有两篇……
#警队白x间谍鹊
#ooc,我感觉人物都崩了
#啊好希望自己没过气啊……

病房里充斥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跟那个精神病院不同,这里很宁静,没有多余的东西,放眼是一片白色。
扁鹊在有些亮眼的灯光下醒转过来,双手很沉重,右手挂着点滴,腹部受伤的位置绑着厚厚的绷带,微微用力都很疼。
他张了张口,声音有些嘶哑:“有人吗?”
病房外面的窗户里人影一闪,一身白大褂的医生推开了门,身后还跟着休闲服的庄周。
“鹊er,你总算醒了。”庄周走到床边,无奈地摇摇头,“你再不醒我都担心你是不是要变成植物人了。”
扁鹊抿抿嘴唇,欲言又止。
庄周像是看透了他的心事:“李白还在处理后续工作,这个任务结束他还有下个任务。”
“不过在你出院之前,应该还能再来看你一眼。”
扁鹊心里一颤。
任务结束,也是李白应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妈……”
“抱歉。”庄周微垂头,表示哀悼,“后天就要火化。”
扁鹊的头在枕头上蹭了蹭,他撇开了目光:“嗯。”
接着就是沉默。
“庄周。”扁鹊开口道。
“什么?”
“手机……借下。”扁鹊艰难地开口,“有李白……电话吗?”
庄周眼里浮起一丝调侃,二话不说递过手机,顺便按了李白的电话:“那你可要快点,下个任务也差不多要到了。”
“我先出去。”
扁鹊点点头,手机里的歌声竟然是《海绵宝宝》,扁鹊听得莫名有些心动,过了一会儿声音一转,电话里传来一个李白疲惫的声音。
“喂……庄周……你干什么?”
扁鹊斟酌了会儿,开口道:“我醒了。”
对面沉默了一小会儿。
“扁鹊?你醒了就好,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有。”
“嗯。”
“李白。”
“嗯。”
“谢谢。”
李白失笑:“没事,我应该做的。”
忽然又是冷场。
“你……”扁鹊的话在喉咙里转来转去,这话实在是违背他的人设,那张白皙的脸也莫名有点红了。
然而对面却认真地听着,还能隐约听到他的呼吸声。
“你会来医院吗?”
“……如果有时间。”
“好。”
扁鹊挂了电话,手放在被子里,心里有些混乱,有些事情结束了,又有些事情好像永远没结束。
“扁鹊,你打好了吗?”庄周在门口问道,还探进头来看了一眼。
扁鹊点点头,庄周了然地笑了:“放心他肯定会来的。”
扁鹊脸色不太好看,立即下了逐客令:“我要休息了。”
“好好好的,你休息吧,明天就能见到李白了。”
门关上了。
扁鹊的脑海里开始回放有关李白的那些片段,一段一段,让人心跳加速。
他闭了闭眼,打开了电视机,那边正在播放一则新闻,好像是某个警察在跟敌方交火时不慎中枪,此时要送往最近的医院。
本来扁鹊是想换台的,可镜头一转,那张脸部打了马赛克的人俨然就是李白!
他猛地一个抽搐。
他非常想要下床,按了紧急呼叫的按钮却迟迟没有人来,虽然腹部伤痛难忍,扁鹊还是撑着硬是下了床,门把手一动,他捂着腹部,跟来人撞了个满怀。
扁鹊立即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清香。
“你怎么下床了?”
他有些急了,“伤口会裂开,快回去。”
扁鹊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对方英俊的脸:“你不是……中枪了?你有没有事?”
“那是几天前的事情,我没事,不过胳膊擦伤。”
李白扶着扁鹊,小心翼翼地抓着他的手,到了床边又把他抱了上去,全然忘记了在精神病院里扁鹊的警告,而扁鹊感觉有些燥热,脸上也开始发烧了。
“你是不是发烧了?脸怎么这么红?”
李白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我帮你叫下医生?”
“别……”扁鹊抓住他的衣袖。
“别叫。”
李白无奈。
“烧过去怎么办?”
扁鹊还是抓着他的衣服不放,脸红得更厉害。
配合着那双翡翠般的眼睛,出奇地有种美人醉酒的韵味。
李白忽然笑了。
“你在害羞吗?”
扁鹊脸一下青一阵红,好个五彩缤纷:“我没有。”
“那你脸红什么?”
李白凑近了些,话语上调,对着扁鹊的脸轻轻呼了口气。
“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
扁鹊把头扭过去,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
“你的伤好了吗?”
“别岔开话题。”李白抓住扁鹊的下巴,把人的脸拉正,“如果你喜欢我,那好巧不巧,我也是。”
扁鹊的心一下乱了,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发展。
然而李白却放开了他,语气也变了:“你不会信了吧?”
扁鹊就像被兜头罩脑泼了一盆冷水,恼羞成怒地拉过李白,一下就亲了过去。
李白也愣了,他原本只是想调戏调戏扁鹊,毕竟他还没这个把握扁鹊会接受他,不过这个进展……
他没有拒绝扁鹊生硬的亲吻,反而反客为主,半搂住扁鹊,调整着位置,更深地吻着,唇齿交战,空气都暧昧了起来。
扁鹊最后推开了他,微微喘气。
“你喜欢我吗?”
李白笑得像只偷吃了的狐狸,他抱住对方,轻轻蹭着扁鹊的脖颈。
“当然。”
两人对视一眼,目光都能擦出火花来。
“咳……你为什么现在过来了?”
扁鹊开口。
“我明天就要去c市执行任务了,担心任务结束就看不到你了,所以先回来看你一眼再走。”
李白笑笑:“没想到还有这种收获。”
扁鹊刚要开口,被自己口水呛了一口:“你出什么任务。”
“机密。”李白勾过他的手,在他掌心轻缓地画着,又看了看手表,抬头狡黠地一笑,把手表凑到他面前来。
“你看,我总感觉跟你在一起,时间都静止了。”
那只手表停止了转动。
扁鹊呼吸一滞。
李白站起身,在他额上落下一吻:“我走了。”
扁鹊扭开头,一副别扭的样子:“一路顺风。”
李白宠溺地笑了:“小医生,这时候应该说我等你回来。”
扁鹊再次被口水呛到。
等回过神时李白已经离开了,那只手表静静躺在他的枕边。


这章还没结束应该,所以还有辆车没发呢……你们想看什么样的车只要耻度不要太高我写啊(一直翻车的人特意研究了肉的写法)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