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雪妖】前世今生向(二更)

雪妖
#雪妖白x除妖师鹊(前世今生)
#亲缘关系都是我瞎编的
#巨坑哦少侠慎跳,很可能就这么坑了,毕竟余奕之后的大长篇我都是不敢保证的……
#emm肯定有崩的地方
每章分上下两次更新

前篇请走评论区

(1)下
“小伙子,你怎么站在门口啊,你冷不冷啊?”小旅馆的老板娘是个热诚的妇女,看到扁鹊站在大雪满天飞的门外面,一脸呆滞的模样还以为这孩子是来寻死的,连忙推开门拉住扁鹊就要往里面带。
“不……不冷。”扁鹊不擅长与不熟悉的人交流,语气硬邦邦的。
老板娘倒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拉他进了餐厅:“小伙子,有什么事情也别想不开啊,你想想看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情啊,干嘛一定要去寻死呢?你说是不是呀。”
扁鹊满头黑线。
他不是来寻死的,他只是来收个小妖怪结果碰上一只雪妖,还被那只良心发现的雪妖给送出山的。
但从小养成的不爱说话的习惯让扁鹊紧张地开不了口,于是老板娘就更认为自己的推论是正确的了,开始花式劝导。
“这世上有意思的东西可多着呢,而且啊那座山里头听说住着一个妖怪呢,你这么个小身板进去不都给吃(憋住想打♂的冲动)的渣都不剩了?”
“我不是……”
扁鹊还没说完,那老板娘又滔滔不绝起来,扁鹊无语地看着老板娘张张合合仿佛永动机的嘴巴,决定不发表意见。
老板娘看他一言不发,以为是被自己说动了,于是终于停止了劝导。
“……反正我跟你说,千万别进去,那山可邪乎着呢,我表妹进去了就再没出来过了。”
老板娘摇头叹气。
扁鹊不禁又想起了离开前雪妖的话:“一醉解千愁,有缘再见”。还有被包围时的阵阵酒香,思索了一会儿,问道:“您这里有酒吗?”
老板娘诧异地看他一眼:“哦,当然。”
“梅花酿的酒有吗?”
“还有梅花酿酒这种说法的?小伙子你可真逗。”
老板娘笑了起来。
扁鹊却沉默了,那么那股酒香和那酒,那个雪妖是哪里弄来的?不会是自己酿的吧。
啊,真是奇怪的妖怪。
扁鹊晃了晃脑袋,觉得有些困了:“您这里还有多余的客房吗?”
老板娘笑眯眯地点头:“最近山上梅花开了游客多,不过二楼就还有一间。”
扁鹊报以礼貌的点头。
这时从小旅店的楼梯上走下来一个游客打扮的男子,从他们身边经过,被老板娘叫住了:“诶这位先生,您去哪里?外面在下雪啊。”
男子染了一头极其杀马特的红发,但脸却是出乎意料地俊逸。
他回过头来,斜眼轻轻扫过两人,目光停驻在扁鹊身上片刻,又挪了开来:“我出去抽烟,这里不是不准抽烟吗。”
老板娘抱歉地笑笑:“那您可要小心啊,外面可冷了。”
红发男子嘴角一挑,勾出一个笑来。
“谢谢。”
扁鹊看着男子好像即将燃烧的红发,心里划过一丝不安,而空气里却没有任何妖物散发的妖气。
那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但是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
老板娘见他还在原地待着注释着红发男子离开的背影,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别看啦,我带你上去找你房间。”
扁鹊这才收回目光,跟着老板娘上了二楼。
他的房间在二楼末,老板娘用门卡刷开了房间门,站在墙边说道:“一晚上两百,明天记得交钱哈。”
扁鹊默默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正好两百。
无语噎言。
老板娘下去了,扁鹊叹了口气,回想起今天经历的事情,疲惫席卷而来,他走到门边打算关门睡觉,一抹张狂的红色闯进了视野。
是刚才那个出去抽烟的杀马特男。
此时他站在扁鹊房间隔壁,眯着眼睛,浑身透出一种攻击性。
扁鹊选择性无视。
门“达拉”关上了,扁鹊倒在床上,连衣服都没脱,直接累的睡了过去。

“唔……嗯……”眼前好像蒙上了一层白纱,看不清东西,只感觉到有人从前方抱住他,亲吻他的嘴唇,双手在他身上腾挪不定,偶尔触碰到一些难以描述的地方。
“放松……”抱住他的人在他耳边低吟。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奋力挣扎着,但是好像有东西束缚住了他的手,他的腰,这种感觉很不妙。
“越人……”那人的声音十分悦耳,让扁鹊一下停止了挣扎。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一丝让他自己都羞愧难当的沙哑道:“你……快点。”
?这到底是什么……
扁鹊平生没这么尴尬过,这就像看自己主演的钙片一样。
不对,这个抱着他的,似乎是个男的……
天打五雷轰,从头雷到脚。
饶是淡定如扁鹊,都忍不住在心里骂出了声。
不过很快镜头就改变了,虽然还是蒙着一层白纱,但是隐约可以看见面前是一个倒地的少女,胸口破开一个大窟窿,一看就知道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个白衣的男子身上沾了血迹,站在少女身边,回过头来,目光冰冷。
扁鹊感觉心都被盯得一个寒颤。
接着自己的手就举了起来,好像握着什么刀,刺了过去。
男子没有闪躲,任由刀戳穿他的腹部。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不知道在说什么,窗外一抹红影闪过,扁鹊的视野顿时黑了。
而这一下,也让他从梦里惊醒过来。
窗户外面结了一层霜,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才凌晨两点,扁鹊深吸口气,怎么也睡不着了。
既然睡不着那就来想点东西吧。
他回忆刚刚的梦境,但是脑海一片空白。
他做过梦吗?还是一觉无梦?
扁鹊静静注视着天花板。
门铃响了起来。
是谁这么早就来按门铃。
扁鹊感觉浑身疼痛,勉强站起来走到门边,从猫眼望出去竟然又是那个红发杀马特。
扁鹊冷着脸,把门开了一条缝隙。
“你好,有事吗?”
红发杀马特紧紧盯着扁鹊,那眼神让人非常不舒服。
“你好有事吗?”扁鹊重复了一遍,感觉耐心要耗尽了。
红发杀马特忽地冷笑一声,嘲讽道:“还真的忘得一干二净。”
扁鹊深吸口气,感觉有点火。
“没事我关门了。”
红发杀马特头也不回地走进隔壁房。
我应该认识他?
扁鹊控制住自己翻白眼的欲望。
窗外月光扫了进来,树的影子在他的床上挪动,深夜的静谧,与奇异的氛围,好像有什么深藏的事即将露出水面。
耳边传来铃铛碰撞的声响。
扁鹊试图驱逐这些恼人的记忆,然而没什么卵用,只能翻开高渐离给他的小地图,盘算着下一个要收服的妖怪。
这边下了这么大的雪,总不可能是那个雪妖一手造成的,他不是还被封印着吗?
对了,二舅说的前来修复封印的人,是谁?
好像……是叫庄周?

好辣第一章完了,有人知道那个红头发的是谁了嘛?哈哈哈嗝请联系红发杀马特与白哥相爱相杀(不)的剧情,还有你们记得庄周的大招是什么吗(笑)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