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白鹊】《雪妖》二(下) 前世今生向


#雪妖白x除妖师鹊(前世今生)
#副cp为信庄,设定为徒信x师庄(以前)
#亲缘关系瞎编
#可能会坑掉
#emm肯定有崩的地方




“先下山。”庄周指指天空,右边天空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银白,电闪雷鸣,一条白色的影子若隐若现。
那是一条白龙。
“你也不想再被他抓住吧。”
扁鹊不置可否,不过眼神里满满都是拒绝。
“哈哈,真是个可爱的小朋友。”
庄周拉起扁鹊,扁鹊腹部的伤明显没有好透,这一动牵连甚多,那张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了。
庄周扶住扁鹊,天边的雷声愈发响亮了,闪耀的白光也让人毛骨悚然。
他轻轻吹了口气,一只蓝色的蝴蝶飞向半空,还没触及雷电就被打的四散开来,云层上的人注意到了庄周。
“韩信,看在我的面子上,让我们下山!”
庄周朝天上喊道。
层层乌云里身穿白色甲胄的男子皱了皱眉头。
“你来干什么。”他的手边出现了一柄龙枪,“多管闲事只有死路一条。”
庄周把手从扁鹊手臂下穿插过去支撑起他的重量,扁鹊别扭地僵硬着,庄周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尾生的故事?”
“尾生与女子期于树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柱而死。”
“你不就是那个尾生么?”
天边立即亮起一大片,龙啸远远传来。
“你找死!”
庄周轻松地抖了抖衣服,一道雪亮的电光劈下,与空气中快要消失的金色屏障撞击,猛地收了回去。
一丝淡淡的梅香伴随着金色屏障的破碎四下逸散。
与此同时,庄周的手心里涌出一大团耀眼的蓝色蝴蝶,直直涌向空中,像一张蔚蓝的大网。
韩信啧了一声,手中龙枪毫不留情地一挥舞,蝴蝶顿时消散,但原本站在山上的二人却消失不见了。

山脚。
“刺激。”庄周脸上头发上都是树叶,朝旁边看去,“别这么沉默,我们马上就能离开了。”
“你是妖。”
庄周扶了扶脑袋:“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
"蝶妖?"
庄周高深莫测地笑笑:“不是哦。”
扁鹊奇怪地看着他。
如果不是蝶妖,那那些炫目的蝴蝶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庄周却转移了话题:“得想想办法,这里太危险了,那条一根筋的龙等下肯定会追上来。”
他转向不远的一座山,伸出手指指。
"喏,我原来要去那里的,这方圆十几里估计就那里可以挡挡,我们去那里避避。"
扁鹊看向他手指的方向,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你知道那山上有什么吗!”
“知道,一只雪妖。”
“可我们要是不去就会在这里被那条龙打死哦。”
扁鹊心里一寒,想起被拳打脚踢的时候,默认了。
庄周拉起扁鹊就是一阵狂奔,蓝色的蝴蝶在前方开路,而身后的雷电却慢慢逼近。
“轰隆!”,一道惊雷,落在扁鹊脚前,把地面轰出了一个深坑,草木都变成了灰烬。
庄周啧了一声,猛地一拉扁鹊,冲进了面前的山林。
原本的雷电在山林前停住了。
庄周面色凝重地看着那边,白色的人影出现了,那双眼睛里是滔天的怒火。
如果找不到李白,就算他们是躲在冽山的山林结界里,也于事无补,韩信总会破开这里的结界,追上来然后一刀刺死他们。
但是现在……
他环顾四周,一片寂静。
他不知道李白在哪里。
该死……
扁鹊忽然闷哼一声,伸手快速捂住嘴,背过身去,庄周拉过一看,扁鹊满手都是乌黑的血。
李白并没有完全治愈他的伤,这一路上跑过来早就牵动了他体内的伤,这下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如果要等到荆轲和高渐离过来,那扁鹊可以准备好迎接死亡了。
他可不会治病。
他推了推扁鹊。
“你先跑,认识路吧?”
庄周很久没这么认真了,手心的亮光十分耀眼,眼里弥漫着杀气。少年咬咬牙,点了点头,一瘸一拐地向树林深处跑去。
庄周看着扁鹊的身影远去,回过头来,镇定地看着面前,空气中“咔擦”一声,结界破碎。
韩信杀气腾腾地举着那把龙枪,上面金色的电光闪耀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挡路者死!”
“那估计要看你你能不能杀了我了。”
庄周身边涌起一大群蝴蝶,水色的波纹在他脚底荡漾开来,韩信龙枪上缠绕的金光渐渐褪去。
庄周半敛眼眸,蝴蝶缠绕在他的手指上,他随意地挥挥手,龙枪横扫过来带起的雷电就被蓝色吞噬了。
“你真是没长进。”庄周抬高了下巴,“学而不用,是为废也。”
韩信眼底的阴影浓重了几分。
“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对方仅仅只是用铺天盖地的蝴蝶来回答。

“唔!咳咳咳!”扁鹊终于走不动了,扶住一棵树跌倒在地上,血溅了一地。
然而上次误入的梅花林,却连影子都看不见。
山脚下冲起一道蓝色的光斑,跳跃着,就像一把火,燃烧着他旁边的银色。
到底在哪里!
我根本找不到!
他疲惫地闭上眼睛,平复自己过于剧烈的心跳。
他跑了很久的路。
也许这时候,叫声那个雪妖的名字会管用。
那个雪妖叫什么……
“李白!”扁鹊对着树林喊道,“出来!”
空气微微波动,扁鹊一愣,而就在这愣神的档口,身后倚靠的树已然变成了另一个人的胸膛,周围的树木转为梅花,一股淡淡的酒香飘来。
“你怎么又进来了。”
雪妖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带了一丝无奈。
扁鹊深吸口气,回过头去正对上李白低垂的眼睛,立即烫伤一般挪开目光,脸色一沉。
“放开。”
  结果后面的雪妖根本没有想要动的意思,扁鹊挣扎着想要起来,牵动伤处立即倒抽一口。

  “啊,小道士,伤疼不疼?”李白搂住他的腰,语气带着调侃。

  扁鹊咬牙,选择忽略他的行为。

  “我朋友还在山脚下……”扁鹊忽然有些难为情,“那……你能不能去救他。”

  李白手中点亮一抹绿光,柔和地治愈着他的伤口:“不用你费心。”

  “你……!”

  “放心,庄周死不了。”

  李白低头看着他头顶的璇,终于放开了扁鹊:“不跟你闹,过来我帮你疗伤。”

  扁鹊沉默地跟了过来。

  李白走近那棵巨大的梅花树,绕过一个圈,后面竟然藏了个小木房,门前折纸被线穿过吊在顶上。

  “进来吧。”

  扁鹊跟上去。

  本来他以为里面会有很多家具,但里面却是出乎意料地空荡,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就什么都没了。

  “你在看什么。”李白问道。

  扁鹊不理,李白叹了口气。

  “坐到床上去,方便疗伤。”

  扁鹊权衡了一会儿,乖乖坐上床,李白在他身后坐下,银白的光芒混合着嫩绿色,覆盖在他的伤处。

  “衣服掀起来些。”

  李白弄了半晌,闷声道。

  扁鹊干脆利落地拉起卫衣下摆,提到胸口处:“这样?”

  那雪妖忽然不出声了。

  “这样?”他重复。

  “……是的。”

  接着那绿色更亲密地接触上他的皮肤。

  “你眼睛的颜色……”

  “天生,不是美瞳。”

  他身后的雪妖紧紧盯着他侧过脸来露出的眼睛:“就像一块翡翠。”

  扁鹊面无表情地转头。

  第一次有人夸他的眼睛好看。

  “谢谢。”

  雪妖弯了弯嘴,正要开口说话,外面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一个人撞开了木门,跌了进来。

  “庄周!”

  扁鹊猛地站了起来,被李白抓住手重新按回床上。

  门外一人手持龙枪,杀气冲天,半边脸上都是鲜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庄周的。

  “李白,出来!”

  李白正色:“你伤了这条鱼?”

  对方脸色一暗:“用不着你管。”

  地上的庄周咳出了一口血,门外人表情僵硬。

  李白松开扁鹊,走到门边:“你如果你还在执着当年我没按照约定来带你游学,那确实是李某的错。但是你……”

  他扶起庄周。

  “你伤了一个凡人还有你师父有违你祖上的遗言,李某虽然不是你们白龙一族的人,但我跟你父亲是旧识,收拾收拾你估计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他眯起眼睛。

  “自己滚出去或者我轰你出去。”

  


跟西皮打完王者就回来更新了,二更奉上!短小请原谅我(原谅色)







评论(1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