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雪妖(3)
#雪妖白x除妖师鹊(前世今生)
#副cp为信庄,设定为徒信x师庄(以前),我想be这对🌚
#亲缘关系瞎编
#可能会坑掉
#我没说过这是he🙃
#emm肯定有崩的地方
#开头扁鹊是未黑化的,后期黑化,黑化有预警


韩信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李白微微挑眉一笑,看似随意地抬起手来,一道颜色黯淡的光倏忽闪过,韩信周围的空气扭曲了一下,坚不可摧的银色铠甲上划了一道痕迹。
“既然你砸坏了寒舍的门,那理当有所付出。”李白再次说,目光飘过倒在地上断断续续咳血的庄周。
扁鹊在一边看得心里发毛,这么黯淡的一道光线也能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典籍里记载的果然没错,雪妖就是一种拥有不该存在在这世界上的妖力的妖怪,难怪太古时期被除妖师封印。
如果哪天这种力量对准自己……
扁鹊打了个冷战。庄周又咳了几声,往扁鹊这边看过来,虽然身上都是伤口,眼神一片了然,把扁鹊看得更加不舒服了,只能僵硬地把他从地上拉到床上,向外面的韩信再次看去。
韩信明显被这一下震惊了,握着龙枪的手在轻微地颤抖,良久,猛地背过身去,一阵白雾般瞬间消失,遥遥只传来一声冷哼。
周围的压迫瞬间消失,李白走到门口前看着裂了一地的门,门年老失修,又遭受如此重击,显然已经修补不了了,他只能无奈地再次回到床边,看着床上的庄周,抬了抬下巴。
“演够了吗?”
庄周原本还靠在扁鹊身上“噗噗噗”地喷着血,闻言立马直起身来,苦笑着摸了摸嘴角的血:“of course,我准备这血包一百年了就准备骗骗小孩子玩玩,没想到这次就给我用了个光,心疼死爸爸了。”
李白没理他。
扁鹊却愣住了。
“你没受伤?”
“没啊。”庄周拍拍衣服,蓝色的蝴蝶从指尖飞出,回收衣服上的血迹,“再怎么说那小子也是出自我门下,我要是被自己徒弟打的重伤那这老脸往哪里放。”
“不对……”扁鹊怎么想都觉得奇怪,抓住他的手臂,原本拉他上来时感受到的骨头的错位已然修复了,就算是妖怪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痊愈。
“怎么回事……”
“他是妖怪,不能和人类比,你刚刚感觉到的重伤,就只是他制造的幻象。”李白坐到床边。
什么妖能制造出这样逼真的幻境,扁鹊还真的没听过。
“……”
“不过你居然能骗过韩信。”
庄周笑了笑:“那毛头小子,可比不过我们这种老油条。”
李白甩了甩衣袖,银色的长发随之动了动。表示并不想跟他说话了。
于是看向扁鹊:“你什么时候离开?”
“等到高渐离过来。”
李白点了点头。
“也好。”
庄周清理完了衣服,抬了抬手:“不,我先带你离开。”
“这里……”
他看向李白。
“马上就会不安全了。”
李白脸色不变:“现世没人能封印我。”
庄周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不不不,你以为我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你不是来封印的?”扁鹊疑惑。
李白抬手遮了遮嘴,笑了声。
“庄周的封印术,也就能封印个蚂蚁。”
庄周颇为沉痛地点头。
“我擅长的是解除封印,所以……”
“你来解除他的封印?”
庄周点点头,靠在床上:“冰枸。”
“什……!”扁鹊猛地站了起来。
李白淡定地看着。
“啊,你能行吗?”
“哈,这世界上还没人能封印我护住的人。”庄周孩子气地笑着。
“至于这位……”他指指李白,对扁鹊道,“无论他是个什么样的妖,你都是非常安全的。”
“雪妖封印开启这里周边居民会受到伤害。”扁鹊握紧拳,“我在意的不只是我自己的生命。”
李白一下转过头来,那双眼睛里一抹妖艳的红色闪过。
扁鹊分毫不让地回视。
空气十分凝重,好像要爆起一串火花似的。
“停停停,别打起来了二位。”庄周喊停了,“我可不像那些学艺不精的,我解封,从来就没伤过什么东西。”
扁鹊毫不留恋地把目光从李白身上抽开。
“……我需要证明。”
庄周微笑,捻起地上一只蚂蚁:“这个怎么样?”
扁鹊冷冰冰看了看:“我不会封印。”
“把手伸过来。”庄周道,扁鹊听话地伸出手,庄周轻轻握住他的腕骨,一道蓝光划过扁鹊指尖,他手指轻微蜷曲,一滴血落在那只蚂蚁身上,迅速地化成一个血阵,“咔哒”脆响传来,那只蚂蚁毫无悬念地被封印在一小团微弱的白光里,光球周围缠绕着层层叠叠的铭文。
“看,你根本不需要学。”
庄周笑着放开了他的手,李白一言不发。
“好了,那么接下来……”庄周拍了拍手,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一只蓝色蝴蝶飞到封印上边,停顿数秒,碎了。
扁鹊有些无语。
“你……”
“嘘,马上就好。”
庄周打断了扁鹊话。
只见那只蝴蝶破碎的残片荡漾开一片片水雾,与鲜红的血互相融合,“达拉”一声,铭文破裂,白光一闪而灭,那只蚂蚁跌了出来,慌忙逃窜。
这过程之中,周围连一丝细小的灵力爆裂也没有。
“这下怎么样?总该相信我了吧。”
扁鹊木着脸默认。
“啊对了,你不能去。”庄周站了起来,看到扁鹊也跟着站起,伸手按下,“这个是荆轲特意说的,当然我也赞同她的看法。”
李白偏头看了看,也道:“封印解开会对修道之人的身体有所损害,你还是待在这里吧。”
说着也要跟着庄周离开。
谁知庄周反手把他也按到了床上,笑:“老友,这个不行,你也得在这儿待着。”
说完趁着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一个闪身就出了木屋,顺带在原本门的位置上下了一道结界。
声音遥遥传来:“照顾好小朋友,你要是出来了出了差错不要怪我。”
李白刚刚凝起的灵力凌乱地散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啊不是……排排坐吃果果啊也不是,两个大男人并排坐在床上,总之那样子要多好笑有多好笑。
沉默是金,现在空气价值千金。
扁鹊觉得有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警惕地转眼看向李白,那妖目不斜视,侧脸刀削斧砌,眉下一对碧眼(不是总说金发碧眼嘛就是蓝色……),鼻下一双薄唇。说不出的熟悉。
“你认识我吗?”
扁鹊脱口而出。
李白侧过脸来,正对着扁鹊,蓝色的眼睛含了一点点笑意:“现在就认识了。”
扁鹊沉默。
良久:“救命难偿。”
那妖听到这话好像想起什么的样子,浑身一抖,目光冷了一下:“你跟我一位故人长得很相似。”
言下之意就是他扁鹊靠着这张脸才能被至尊大神三番五次地拯救,并不是因为他这个人。
扁鹊也不在意的样子,本来人妖的关系就不太好,要是真的因为是他这个人才救他,不要说别人,他自己都不信。
随口道:“那故人一定对你很重要。”
李白沉默了一下:“是啊。只不过他多年前就身死魂灭了,为了所谓的大道……”
扁鹊被这话勾起了好奇心,毕竟只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是好奇心旺盛不管不顾的年龄,除妖学院的老师更是碍于他的身份有意纵容。
“他是人?”
李白点头:“跟你一样,是个道士。”
“那怎么会……凡人是可以再入轮回的。”
李白抬了抬头,一言不发,许久道:“为了……”
话还没说完,扁鹊忽然感觉心口一疼,瞬间炸出一身冷汗,眼前发黑。
李白坐在一边,冷眼旁观,这时门口的结界裂开蜘蛛网一样的纹路,一个女人手握尖刀站在门口,目面上隐藏不住都是杀气与愤怒,目光扫过来,最终停留在了李白的脸上。
“你打破了约定。”








今日也许会双更,还有一章要不今天要不明天发。惯例红心和评论热烈地砸过来吧!!让我感受到动力今日二更!!(虽然我刚搬家这里没网络)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