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白鹊】《雪妖》(3)前世今生向

#雪妖白x除妖师鹊(前世今生)
#副cp为信庄,设定为徒信x师庄(以前),我想be这对🌚
#亲缘关系瞎编
#可能会坑掉
#惊现反派狄
#我没说过这是he,也没说过be
#虐预警
#emm肯定有崩的地方
#鹊鹊快要进入黑化阶段了咱们不急慢慢来



“你打破了约定。”
女人手中黑刃指向李白,凌厉的杀气冲腾而起。
扁鹊在剧烈的疼痛里勉强抬头,看到荆轲杀气冲天地站在门口,一身干净利落的黑衣:“唔……”
荆轲看了扁鹊一眼,脸色缓和了些许:“别怕,我来救你了。”
说罢手中尖刀舞得虎虎生风,左右一个划破空间,刺向李白,雪妖也不见如何动作,面前就升起一道冰墙,尖刀扎在墙上无法再向前,扭了一个方向重新飞回荆轲手里,再次飞出,带了黑色的魔气。
“你入魔了。”
荆轲冷笑:“把扁鹊交出来!”
回应她的只是一道银色剑光,荆轲抬起双手,勉强挡住,后退了一步,满脸不敢置信。
“你的封印!”
“解开了。”
荆轲连忙扭头看向扁鹊:“怪不得……他的生魂会波动得这么厉害……你……”
扁鹊深吸口气,疼痛尚未缓解,那些话却是一个不落都听到了。
李白封印解开跟他生魂波动有什么关系……
李白手撑着头斜斜瞥了眼扁鹊,正对上他困惑的眼神,露出一个不带温度的笑。此时那种肺腑四分五裂的感觉好多了,扁鹊苍白着一张脸,手中符纸晃晃悠悠。
荆轲脸色一变。
李白慢悠悠地出手,那双手上光华流转,撕裂开周围的空间,他捏住符纸,扁鹊立即感觉身体一阵难以忍受的颤抖,就跟触电一样,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李白伸手一捞,把他揽进怀里,在他身上点了几个穴位,这下扁鹊是动也动不了,话也讲不出来了。
“孽畜!放手!”
荆轲双手中汇聚起浓重的魔气,扑面而来,李白单手抱住扁鹊,另一只手抬起,白色的灵力与黑色的魔力对接,竟然平手了。
李白嘲讽地一笑。
“千年也只长了这么点修为吗?”
荆轲愤怒地看着他:“放开小鹊,我还能饶你一命。”
李白淡定从容地笑着:“你不怕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我们除妖师的事情用不着你一个妖怪来管。”荆轲把手握得咔咔直响,只有她心里才知道,为了出来这一趟,他们留下的是什么。
她咬紧牙关,暗色魔气腾腾,朝李白涌去,李白轻松化解,忽然手上一动,把扁鹊推了出去,荆轲紧张地挪身,半抱半搂住扁鹊,目光惊疑不定。
李白道:“不过是个凡人,我为什么要护着。”
荆轲一愣,随即冷笑一声:“知道雪妖生来心冷,如今才看清你的的确确冷心冷面!”
“既然你把他还给我们了,就别后悔!”
说完背上扁鹊,向外面走去,李白一言不发,旁边的空气微微波动,庄周揉了揉脑袋,从水纹中钻了出来:“总算给解开了……”他向四周望去,没能看到扁鹊,“你家那位小朋友去哪了?现在封印解开,他脑子里可是一片混乱,如果引导失误疯了都有可能……”
“还给除妖师协会了。”
李白转身就走。
庄周呆在原地,半晌才笑了:“果真是雪妖,睡了一觉醒来就连自己的小朋友都能看着去送死了。”
李白背过的身体颤了一下,接着挺直了腰。
“从封印解开的那一刻开始,他对我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山下一阵轰鸣,李白走到门外,腾云而起,往山脚下一望,火海蔓延,心中一痛,掉转身离开。
庄周倚靠在木屋边上,看着逐渐蔓延上来的火焰,叹了口气,一手捏了个诀,在木屋旁布下结界,一转眼同样消失了。

周围都是熊熊的烈火,烧断的木头从头顶上往下掉落。荆轲把扁鹊往身上挪了挪,一道令牌扎进她脚前的土地。
荆轲停住了脚步,把扁鹊放了下来,手中黑气氤氲。
火焰燃烧着,“哔哔啵啵”的声音里一人从林中走出,手执令牌,一身城管的衣服,配上那黑发撮绿的发型,实在是不可描述地……滑稽。
虽然此刻的氛围实在算不上轻松幽默。
“荆轲,你还不知错吗?”那人手中令牌似乎随时要放出。
荆轲红了一双眼睛:“狄仁杰!知错的应该是你们!”
狄仁杰微笑。
“我就是法律的化身,怎么可能会错呢。”
荆轲咬牙切齿地看着他:“阿离是不是就是你杀的!”
“不错!”
利刃毫不留情地飞了过去,被狄仁杰用令牌一一档掉:“把310交出来,协会还能饶了你。”
荆轲似乎失去了跟他争论的兴趣,闪身上前,手中的黑气凝结成一条巨鞭,虎虎生风,跟令牌缠斗在一处。
扁鹊脑内一片混乱,此刻才感觉灵力流回四肢,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低声叫道:“不……”
狄仁杰再次用令牌挡掉了荆轲的利刃,看到扁鹊坐了起来,手中一动,一块令牌直直飞向扁鹊,荆轲一惊,可惜这时候回去早就来不及了。
“噗嗤”。
令牌插进了扁鹊的胸膛,鲜血却并未涌出。狄仁杰一招手,令牌脱离扁鹊的胸膛,飞回他的手中,而刚才令牌扎进去的地方浮起银色的光斑,逐渐变成一条锁链的样子,紧紧束缚住了扁鹊,随着狄仁杰抬手的动作,锁链摩擦着地面,“嗤啦”被拖了过去,扁鹊只感觉浑身剧痛,脑内一片混沌,隐约只看见荆轲扑上来,抓住锁链,用力拉开。
紧接着,几道令牌在火光下悄无声息地刺进了荆轲的身体,血顺着令牌滴滴答答地落下。荆轲吐出一口血来,还是死命抓着锁链,哪怕那条锁链腐蚀了她的手。
狄仁杰居高临下地看着荆轲,一挥手,又是几道令牌:“不要白费力气了。本来协会不想杀了你,没想到你这么固执,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强行诛杀你了。”
荆轲怨恨地抬头:“你们杀了阿离,就……为了血祭封印,以前我没看清……现在……你们别想再利用他!”
说完一扯锁链,那银白的锁链应声而断,随之而断的,还有荆轲的头颅。扁鹊的眼睛骤然睁大,剧烈的疼痛似乎要撕裂他的大脑,他不相信地向前抓去,只抓到了荆轲脱力倒下的身体,还依旧抓着锁链。
那颗原本骄傲不可一世的脑袋在地上滚动。
狄仁杰收回了令牌,看了看溅了一身血的城管服,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真脏啊。”
他又看向抱着荆轲残破躯体的六神无主,浑身颤抖的扁鹊,一勾手,从背后轻轻靠上,三对令牌指着扁鹊:“亲爱的310,我们回去吧。”
扁鹊浑身颤抖,泪水从那双染了火光的碧绿眼睛里滚落。
没了……他的世界,没了……

感觉写的有点少了,少了大概一千字左右吧咳咳咳。然后从下章开始扁鹊就要开始黑化了,大概一章黑化一章回忆杀,回忆杀和黑化配合,前方高虐预警(虽然我觉得应该也不虐),可能我会各种开车,希望不要被loft封杀😂😂后面也会解释为什么高渐离和荆轲都会死掉,以及前世一系列打打杀杀,至于白哥嘛……你看他那么渣,我还是会给他点戏份的,副cp福利也可能出现,我已经决定副cp结局走向了(和蔼的围笑),狗血绝对堪比韩剧(以前的韩剧)!最后求砸小红心和评论!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