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白鹊】《雪妖》

(5)上
#乔妹性转,前方孙尚香预警,ooc预警

 秦越人不敢置信地看着空荡荡的床榻,脑海里浮现出最近流传的妖怪传闻。
 难怪那个伤口恢复的这么快……但……
 “越人哥哥!越人哥哥!”背后有人扑了上来,秦越人连忙转头,蔡文姬拉住他的衣角,垂下了头,“我把药给煎糊了……”
 秦越人无奈得默默蔡文姬的脑袋:“又糊了?”
 “嗯……给那个重伤的大哥哥煎的药……”蔡文姬越过秦越人往他身后看去,在看到空荡荡的床铺的时候,同样一愣。
 “他……他可以下床了吗?”
 秦越人笑了笑:“啊是啊,那个大哥哥是个神仙,伤好了就走了。”
 蔡文姬愣愣地看着床铺,又看看秦越人笑着的脸,犹豫了一会儿:“真的……真的吗?”
 秦越人点点头:“我们去把锅给洗了,没又把锅烧穿吧?”
 蔡文姬拍了秦越人一下:“没有啦!”
 秦越人推着蔡文姬往外面去,顺手带上了雨伞,却在关门的时候再次看向床榻,那上面,除了掀开的被子,的确是没有人的。

 又是一年腊八节,秦越人让蔡文姬待在药铺里面,自己去集市上买腊八粥的食材。
 “老板,这个多少?”秦越人捧起一把红豆。
 “五文钱一斤!小公子来一斤?”
 “好,一斤。”
 “好嘞!”
 粗汉铲了一铲子的红豆,包了包递给秦越人:“拿好嘞!”
 秦越人礼貌地点了点头,把红豆放进了箩筐里面,转头想去找找有没有买红枣的,忽然一个花楼下面传来了大声的争吵声,听得是一个女子和花楼的老鸨,行人已经有很多停了下来,驻足围观,秦越人叹了口气,估计又是那孙家的大小姐打抱不平了。
 收好了红豆,看到花楼旁边有个小铺正好是卖红枣的,秦越人拔腿就走向那家铺子,经过花楼前面的时候还是克制不住好奇看了一眼。
 一个男子倒在地上,墨绿的衣服沾上了血迹,那孙家大小姐气愤地指着那个老鸨,骂道:“我去你奶奶的腿!我还以为你们花楼专做女子的营生,哪里会想到你们还敢抓男的进去!!”
 老鸨翻了个白眼:“孙大小姐,他家里欠了债又还不上,是他家亲自把他送过来的,您要怪,怎么能怪奴家呢?再说了,我们做生意的,也不能单做一面啊,得面、面、俱、到,您贵为尚书大人千金,就别管这些琐事了,您说个是不是啊?”
 孙尚香冷哼一声:“哎呦真是有道理,那怎么我每次来都看到这种事情?本大小姐不吃你这一套!乔妹,帮我把这祸害的花楼给砸了!”
 老鸨脸色一变:“这可使不得使不得!”
 “哦?本大小姐说的话,就没有使不得的!”
 “那您……您到底要怎么样。”
 孙尚香冷笑一声:“怎样?把这个男的给我放了,还有你里边那些被逼迫的女子,全放了!”
 “这……”老鸨脸色难看。
 “有问题吗?”
 孙尚香旁边站着的一个粉衣公子折扇轻轻一展,笑意漾开:“孙小姐所说的话有理,在下劝您还是放人比较好。”
 老鸨脸都绿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放……放人……”
 秦越人无奈地摇摇头,这两个一姓孙一姓乔,在这儿可谓是关公般的存在了,那个粉衣的公子听说叫小乔,另一个可就是大名鼎鼎的孙大小姐。
 “公子,买红枣?”
 红枣铺的铺主问道,秦越人点了点头:“散卖吗?”
 “这可不行啊……”
 秦越人遗憾地看了看那些颜色鲜亮的红枣,买一斤那他肯定是要没钱再给蔡文姬买些礼物了。
 “抱歉……”
 铺主笑了笑。
 秦越人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铺主又叫住了他:“诶等等啊!”
 秦越人闻声回头。铺主把一小袋红豆递给他:“公子你不记得我了吧,前些时候我家闺女风寒还是您给救过来的,区区红枣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秦越人讶异了一下,对着铺主笑了笑,把红枣也放进箩筐里,就慢悠悠地往成衣店走去。
 成衣店里出人意料地冷清,柜台后面坐着一个女子,墨黑的长发,鬓边一朵梅花,带着面纱,面纱上的一双眼睛水光流转,摄人心魄。
 看到有人进来女子微微点头示意,目光却并未长久地停留,很快地转了回去。
 秦越人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样式,又想了想蔡文姬的身形,不由叹气。
 这都几岁了,是出了什么问题么……
 “你买衣服么?”
 秦越人尴尬地笑笑:“有没有尺码小一些的我家小妹……”
 女子眼里的冰冷没有消退半分,看着他的目光甚至让他有点身体冻僵的感觉。
 “小妹?”
 女子开口。
 “对。”
 女子站了起来:“稍后。” 
 她拉开柜台后面的帘子,拎出一件淡粉的衣服:“客官。”
 秦越人点了点头:“那就这件吧,多少?”
 “我不要钱。”
 秦越人一愣。
 不要钱?天底下哪还有不要钱的买卖?
 “那……您想要什么?”
 “你篮子里的红豆,一双。”
 女子伸出手来。
 秦越人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还是挑出两颗红豆,放到了对方的掌心上,末了忍不住问道:“店长……您要这个干什么?外面街上也有的卖啊。”
 女子看了他一眼:“传言姻缘将至的人手中的红豆会带给人好运。”
 “姻缘……”
 女子没有再看他了,只是盯着那粒红豆,叹了口气,转身坐进了柜台,秦越人即便心中疑惑这时候也问不出什么来了,只能左右看了看,出了成衣馆。
 没料到出了门就撞上了一对男女。
 “抱歉啊抱歉啊。”男子扶住即将倾倒的篮子,一头四处翘起的头发,衣服是象征身份的深紫色服装,他身边站着一个女子,曼妙的身躯掩盖在一身黑衣下,暗布遮面,比起伴侣更像是一个护卫。
 秦越人点头微微示意。
 “没关系。”
 那对男女走进了成衣店,秦越人似乎在女子的腰间看见一抹一闪而过的雪亮刀光,再看去时,那两个人不过是在店里挑选衣服。
 应该是……看错了吧。
 
 

 

“你们!放开啊,那都是救人命的草药,别砸啊,别砸了!”秦越人还没踏进药堂,远远地就听见简陋的房子里面传来器皿破碎的声音和一个少女悲愤交加的声音。秦越人心头一梗,也不管手里的竹篮子了,直接往地上一丢,冲了进去。

  原本整洁干净的药堂现在一片杂乱,只有中间一张椅子是完好的,坐了一个蓝衣的女子,两边放草药的木柜被推倒了,桌子上的算盘也被摔成了碎片,蔡文姬焦急地抱住一个砸东西的壮汉的腰,试图阻止他的暴行,然而却被粗暴地一把推开,摔在地上,手心都扎进了木屑。

  “哥哥!”蔡文姬狼狈地站了起来。

  坐在椅子上的女子这才转过头来,一张脸上未施粉黛,却又有一种惊人的艳丽色彩:“我们的主角可算是来了。”

  女子抬了抬手,两个壮汉停了下来,乖顺地站在女子的身后。

  女子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自己的裙角,抬眸一眼比狐狸还要妖媚:“秦大夫,妾身冒昧打搅,不知可否随着妾身去天宫做客?”

  不知何时蔡文姬已经被那两个壮汉制服住,一把尖刀横在她脆弱的脖颈上。

  女子笑了笑:“这把可是上好的苗刀呢,传闻是削铁如泥。”

  秦越人抿紧嘴唇:“抱歉,我不知是哪里得罪了姑娘你。”

  “秦大夫,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您可是我们的贵宾啊。”

  秦越人低下了头:“放了我妹妹,我跟你们走。”

  “那便是极好的了。”


 
 二次更新已完成
 
 
 

 
 
 
 
 
 
 前章链接(这次肯定有用,要没用我加更)
 
http://2835599081.lofter.com/post/1e3c5fd8_11636d1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