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信庄】《非鱼》上(1)续

前段请走链接:http://2835599081.lofter.com/post/1e3c5fd8_114a5fea

此文很可能为be结局,关于剧情走向的建议恕我实在没办法接受(抱歉),如果没问题那就往下吧谢谢

以下正文: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接着门被无理地一脚踹开,一个一身青衣的少年走了进来,手中端着餐具,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床上的人影,眉头皱起:“喂,你还不起床啊?”

床上的人动了动:“徒儿….我的糕点….”

少年扬了扬下巴:“是啊师父。徒儿带过来了,这下总算可以起来了?”

床上的人听到糕点二字立即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带着紫水晶手链的手抓了抓那一头乱糟糟的水色长发,头发掩盖下一双眼尾上挑的眼睛,皎如玉树临风前。

庄周把目光从糕点上收回来,总算移到了少年的脸上,他对着少年柔和地笑着:“重言真乖。”

少年僵硬了一下,把盘子直接扔到了桌子上,脸上露出一丝杀气:“再那么叫我我就杀了你!咸鱼!”

庄周理了理长发,从床上走了下来,袖口里的蝴蝶一闪而逝:“徒儿,等你有本事杀了我的时候再说这句话比较好哦。”

说完拈起一块桃花酥,坐在了椅子上,伸手指了指桌上不知何时冒出来的梳子:“给师父梳头。”

韩信翻了个白眼,作势就要走:“你自己没有手?”

结果还没走出去一半的路面前就被一大股蝴蝶拦住去路:“你再说一遍,师父没听清。”

韩信咬了咬牙,还是退回去半步,拿起梳子,乖乖给庄周梳头。

“师父,你想梳成什么样子。”

“随你的意吧,不过今日有客人来访。”

韩信垂下眼帘,拾起一段长发,用梳子细细打理,从滑落的发丝间的空隙里隐约能看到庄周形状优美的颈部曲线。

“师父,是什么人要来拜访?”他自从当了这个老妖怪的徒弟,就还没看见过有什么自称是他朋友的人来拜访过他,不会又是这个脑子不好使的老妖怪随便说说骗他玩的吧?

“知道雪妖么?”

韩信停了停,他在打扫藏书阁的时候曾经翻到过描述雪妖志怪奇闻的书籍,传闻是一种非常神秘的妖怪。难不成….这个糟老头…..

“我当然知道。”

庄周点了点桌子:“学的不错。你运气好,今天就能见到真的雪妖了。”

韩信轻蔑地切了一声:“要算古老,我白龙族才是…..”

庄周回过头来,往他嘴里塞了块绿豆糕:“行了,说话都要冒火星子了。”

韩信被噎了一句,偏过头冷哼了一声:“白龙族本来就是最好的,要不是….”

庄周摸了摸自己被束好的长发,站了起来:“再说一个字就在外面跪到明日子时”。

韩信闭嘴了。

庄周叹了口气,懒懒散散地走到了屋外,韩信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仙界下雨的时候很少,几天却出人意料地下着雨,还是突如其来的那种,庄周站在雨里,光幕屏蔽掉了洒落的雨滴。

“这雨….”庄周眼里闪过一丝不安。

韩信听过仙界落雨的传说,那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果然,庄周在雨中掐指一算,脸上有些古怪的颜色,又匆匆走了过来,拉住韩信,急急道:“师父有要事且先去月老那儿几日,如果那个雪妖过来了就让他等等我,等我回来有事情要交代他。”

韩信没见过这个老妖怪着急的样子,有些发蒙,点了点头:“哦。”

庄周摇了摇头,又道:“你这几日不要出去,见着那些个仙子也莫走近,一定给我拖住那个雪妖。”

韩信还没来得及反应,庄周已是脚下一团祥云升起,转瞬不见了踪影。

不要走近仙子?那是什么怪要求。

要转身回屋,听见门口大厅那边传来推开门的声音,一角雪白的衣摆从木门里探出头来。

一树寒梅白玉条,迥临林村傍谿桥。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春雪未销。

谢谢观看,日常求小红心⁄(⁄ ⁄•⁄ω⁄•⁄ ⁄)⁄.

看在我写了一个小时的份上.....

链接走不了那就评论区吧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