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白鹊】《雪妖》(5)下

雪妖(5)下

前文链接:http://2835599081.lofter.com/post/1e3c5fd8_117c6ab8(务必前去,末尾多加了一些)

#此文没有一定意义上的好人也没有一定意义的坏人。

#前世恋爱马上就要开始啦


    三年后。

  “这边风景可不错啊,大人您说对吧?”貂蝉还是一如既往地一身蓝色长裙,站在她旁边俯瞰深渊峡谷的男子看了她一眼,眼里冰霜层层叠叠:“你们说过,我今天就可以离开天师宫。”

  女子娇俏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当然,如果您不想继承天宫的话,秦大人。”

  秦越人拉紧了脖子上的围巾,没有回应女子,转身就走,女子毫不介意地跟了上去,手中一片氤氲的紫气,一本白色封皮的古书出现在那一片烟雾中,貂蝉把书递交给秦越人,秦越人瞥了她一眼,接了过来。

  貂蝉低下头报告道:“这是您最后应该去处理的,处理完这些您就可以离开这里去寻您的小妹了。”

  “你们不会拦我?”

  “妾身怎么敢对大人无理呢。”

  秦越人冷笑一声。

  翻开书页,一串白色的符文从书中漂浮了起来。

  三年之前,他被貂蝉强制带到了天师宫,被拥上神坛,三年内说好听是在天师宫里被好吃好喝地供奉着,说难听点就是被软禁了整整三年。而在这三年中每天强制的训练可以轻易让一个普通人崩溃。

  “大人。”貂蝉见秦越人把手里的书合上递了过来,伸手再次翻开,点到一页纸上,“妾身已经抓住了徐福,您要不要去水牢里看一眼?”

  秦越人沉默片刻。

  “好。”

  貂蝉嘴角上翘,伸手一划,周围的空气波动了一瞬间,紧接着,空间被撕裂,一条暗道出现;“您请。”

  秦越人毫不犹豫地一脚踏了进去,貂蝉紧跟其后。

  暗道的另一头是一件单独分开的水牢,生锈的铁栏杆下面坐着一个衣衫褴褛乞丐模样的老年人,水牢里的水击打着水牢的石壁。

  “哗啦啦”老人从水里站了起来,怨毒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秦越人面无表情的脸。

  “你….来干什么!”

  貂蝉轻笑一声:“徐大人,请注意您的言辞哦,要不妾身可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老人猛地住嘴了。

  他体验过一次这个毒妇的刑罚,就再也不想第二次尝试了。

  “徐福。”秦越人走近水牢,握住生锈的铁栏杆,“后悔吗。”

  徐福张狂地笑起来:“你这个杂种也配继承神血?我从不后悔!”

  秦越人放开了铁栏杆。

  而徐福还在大声地笑着:“杂种是没办法继承神血的!你到最后也会因为这个神血灰飞烟灭!”

  秦越人看了眼手上的铁锈,皱了皱眉眉头:“貂蝉。”

  貂蝉微弯了眼睛,手中一动,一道银光闪过,袖里的飞箭刺穿了徐福的胸口。

  顿时笑声截然而至,徐福扑通一声跌倒在水里,再也没能起来。

  水牢里安静地吓人。

  “您可真是变了呢。”

  秦越人注视着水牢里逐渐蔓延开来的血红色:“死亡,也是第二次生命。”

  貂蝉笑笑,手中一招,又是一道裂缝。

  “脏了您的眼,请走吧大人。”

 

 

  “李白你这个混球!把酒给我还回来!”蓝发的男子张牙舞爪地扑向另一边手中拎着一坛空酒的白衣男子,白衣男子头上戴了斗笠,看不出面容,隐约有声笑从斗笠里面传出来:“庄周,不就是一坛酒,你没了再酿不就是了?跟我抢什么。”

  “李太白你知不知道这里面泡的都是什么….”庄周气的七窍生烟,就差没一拳揍在对方的斗笠上。

  李白笑了声:“是我错了这下行了吧?有什么料我下次给你带回来。”

  庄周翻了个白眼,依旧气的不行,猛地在桌边坐下,敲了敲桌子就开始报名字:“石斛、天山雪莲、三两重人参、百二十年首乌、花甲之茯苓、深山野灵芝、海底珍珠、冬虫夏草、苁蓉……”

  还没报了一半,庄周手腕上一烫,他一愣,随即看向倚靠在窗台边上往底下热闹集市看的李白,还没开口就见李白将手抵在斗笠边上,轻轻一扬,扯落斗笠,一张惊为天人的脸瞬息出现。

  “太白,你….”

  “嘘。”李白轻轻望着下方,一个戴着围巾的男子出现在集市边缘地带。

  他唇角微微一挑:“可算是找到你了,我的救命恩公。”

  

tbc

日常求红心和评论,还有我找西皮失败了2333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