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2)(3)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2)
“小李啊,你看看我侄女长得怎么样?对,就是那个护士长,我看你这么年轻,肯定还没女朋友吧,要不要⋯⋯”院长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个扎着马尾的干练女子,脸上的笑容颇有些期待。
“啊⋯⋯不好意思啊院长,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李白摆了摆手,挂上了笑容。
“什么⋯⋯唉那真是可惜了啊⋯⋯”院长皱了皱眉,脸上的皱纹挤到了一块。
李白点抱歉地笑了笑,微微躬身:“院长那我先去整理一下东西等会儿去例行检查。”
院长点了点头,李白转身走上了楼梯。
“他到底在哪里⋯⋯”李白刚脱离院长的视线,立马隐去了笑容。
他已经在医院里呆了一个星期了,然而压根没有看到有什么带着围巾的人出现,天知道狄仁杰是不是在逗他玩。
李白抬头看了看摄像头,叹了一口气,打算继续上楼。
”砰!”一声巨响忽然从窗外传来,接着李白就看到不远处敞开的窗户后有一个人影裹挟着碎玻璃片笔直地往下坠落⋯⋯
李白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这是跳楼,底下已经传来了女护士的尖叫。
难道⋯⋯恶魔已经动手了?
那么摔下去的那个⋯⋯
会是缓吗⋯⋯
(3)
李白跑下楼梯的时候,只能从人群的缝隙里看到一点点血红,病院封闭的窗户里探出病患们苍白癫狂的脸。
“请让一下。”李白急于求证,剥开人群,目光笔直望向躺在地上的那个死人。
脸朝上,后脑勺已经摔得一片粉碎,血从那人张大的眼睛,鼻子,耳朵里流出来,'整儿个脸都分辨不出五官了。再往下看,脖子上有不正常的勒痕,以及⋯⋯
紫色的围巾。
李白心中一片波涛汹涌,随机立刻镇定下来,叫住旁边惊恐的女护士:“快!打电话给警察局!”
女护士目光呆滞地掏出手机,颤抖的手却怎么也按不下求救电话。
李白叹了口气,掏出自己的手机,拨打了警察局的电话。
“大家不要慌,我已经打电话给警局了,现在大家谁都不要动,先保护好现场,等警察来调查!”
围观的人都是正常人,就算是医生和护士,也没有几个看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幸好李白这么一喊,大部分人都回魂了,有人去拿了警戒的线,围着尸体和楼下的血。几个胆子大的男护士则是看在尸体的旁边。
李白看现场的工作已经差不多了,抬头看向病楼,21楼的窗户破了一个洞,残留的玻璃上有些淡淡的反光。
21楼,绝对封闭楼层。
在那个楼层的病患,所患疾病都是会给身边人造成很大伤害的,一般不会有人试图进入,所以李白也从来没有进去过。
看来,21楼的这个病房,就是案发现场了。
李白眯了眯眼睛,退后一步,猛地装上一个物体,他急忙回头,看到是一个穿着蓝白条纹病服的病患,值得注意的是,他墨色的头发中有一股看上去并不像染的白发。
“抱歉⋯⋯”病患抬起眼睛,声音冰冷得就算是在大夏天的也让李白有一种寒风过境的感觉,这不由让他注意起了这个年轻的病患。
而此时,病患正好抬起眼睛,一双翠绿的的眼睛深不见底,脖子上有一道看上去是利器割出的伤口,血才刚刚凝固,右边的脸上有些红色的痕迹,不知道是什么。
李白在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觉得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看到过。
对,5楼3号病床的扁鹊。
患了深度的人格分裂症,主治医生说一共有2个人格。
扁鹊为统治人格,性格阴沉不爱说话。还有一个人格,秦越人,李白没有看到过,但是听说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那么这个⋯⋯就是扁鹊了吧。
“我是新来的实习医生,李白。现在您不应该出来,我陪您回病房吧。”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