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桃花千年
#虐向
#应该虐了吧
#上次出了个糖,这次出个玻璃渣
#小学生文笔

(1)
“医生,这药要多少钱?”
“三两白银。”
“这⋯⋯”
柜台后的医生头也不回,把桌上的药草推给老年人:“明天一早,如果没有拿钱来,就拿命来换。”
老年人闻言连忙跪下磕头,揣上药,满脸的皱纹也掩盖不了得到救命药的兴奋与激动。
外面似乎有些喧腾。
扁鹊知道明天早上不会有人来付钱。
“他不会回来还你钱了。”有人的声音从窗台外传过来。
“跟你有什么关系。”
扁鹊整理整理药盒,回过身去,冷漠地看着窗外那颗大桃树上坐着的狐妖。
“没关系,我提醒提醒,怕小医生忘了⋯⋯”
“闭嘴。”
树上的狐妖微微眯起了眼睛,忽然刮起了一阵风,眼前一片洋洋洒洒的落红,光线点晃眼,可那紫色的狐妖却到了跟前。
“小医生,我们的交易,再不开始就晚了。”
光斑闪烁,狐妖的尾巴扫着地面。
“我知道。”
扁鹊握紧了拳头:“在徐福死后,你就可以取我的心脏渡劫。”

(2)
夜幕笼罩着皇宫,白日里的光辉夺目化为了阴森可怖,就算有那么多宫女的宫灯,也点不亮这充满利益交易的皇宫。
寒风凛冽,今夜,莫名地让人觉得冰冷刺骨。
扁鹊静静地站在树上,看着熟悉的皇宫,分辨着御医院的方向,他今天没有带着围巾,露出一张清秀俊逸的脸。
狐妖打了个哈欠:“你不会不认识路了吧小医生,这皇宫李某可不认识。”
“⋯⋯我记得。”
“那走吧。”
前方站立的人的手有些颤抖:“李白。”
“怎么?”
“⋯⋯没⋯⋯没什么⋯⋯”
被称作李白的狐妖一个闪身到了医生的旁边,望了望月亮,皎洁而明亮。
快要到了,天劫之日。
“先进皇宫,东南方向。”
“好。”
李白说完一只手抱住扁鹊的腰,扁鹊微微一僵,狐妖却脚下轻盈地一蹬,飞快地窜进了皇宫。
“接下来往哪里走?”
“往北,绕过守卫和殿堂,在那个花园后面。”
“神来之笔!”李白看了看来往的守卫,捏了一个诀,满意地看到他们的移动速度都变慢了,随即从宫墙边上跃进花园,没被人发现,倒是花园里的花刺差点刺到李白的手臂,扁鹊挡了一下,刺到了扁鹊的胳膊上,一个小小的红点,扁鹊看了眼那花,淡淡收回目光,说道:“到了,你帮我望风,我进去杀人。”
狐妖点点头。
“这里的花别乱碰,很危险。我大概十分钟后就会出来,那个时候你拿了我的心就走吧。”
狐妖又点头,目光落到扁鹊的手臂上,停顿了一会儿,欲言又止。
扁鹊把大腿边的刺刀拿出来,耍了几下,走近那个木屋,悄悄地推开门。
徐福果然在里面,背对着门配着什么药。
“好久不见啊。”徐福停下动作。
“不如不见。”
扁鹊冰冷的目光扫向徐福挪动的右手,那里肯定藏着剧毒或者利刃。
徐福叹了一口气,背着身说道:“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你看我也是报应来了,不如听完我讲完这个故事再杀吧。
很久以前,有一个孤儿。
他被遗弃了,一个顺路过来的医生看到了他,把他带回了家,好心抚养。这个孤儿长大以后,就成了很有名的医生,菩萨心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他的师父医术还要好,同样,毒也用得出神入化。
有一天,皇上找到了他的师父,说要杀了这个孩子。可他师父不同意,于是皇上说,如果不把这孩子杀了,他就把他的妻子杀掉。
‘只要你不阻止我就好’。
皇帝这样说。
后来这个徒弟被逐出了国,在友人的暗中保护下还是逃走了⋯⋯”
“越人⋯⋯我对不起你啊⋯⋯”徐福缓缓转过身来,扁鹊的神经也随之崩到了极限。
那张脸完全转过来⋯⋯
那是木偶!
糟了!
扁鹊急忙回身,却已经来不及了,胸前红了一片,一把尖刀穿过扁鹊的腹部。
徐福悠悠地扭转着刀刃,尖刀搅碎扁鹊的内脏,他猛的吐出一口血来,门外有些骚动,估计是护卫们到了。
“越人⋯⋯你怎么就想要来找我呢⋯⋯师父我⋯⋯好想你啊⋯⋯”
徐福把扁鹊的头转过来,脸上挂着轻蔑和嘲笑。
扁鹊咬紧牙关,只要自己的心完好无损就可以了⋯⋯
猛的发力,趁着徐福愣住的档口抓住徐福的头发一刀狠狠地从背后扎穿心脏,然后又拔出来,狠狠刺进去,连着自己的身体都刺的千疮百孔。
“你⋯⋯不要命了⋯⋯”徐福终于还是死在了扁鹊的刀下,瞪大着眼睛。
扁鹊腹部汩汩地流着鲜血,门忽然被撞开,狐妖站在门口,背着光扁鹊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不会舍不得取我心脏吧?”扁鹊抓住旁边的桌子站起来,剧痛。
手上全是血。
“那我来帮你⋯⋯”扁鹊一刀狠狠刺向自己的心脏,挖出还在跳动的心脏,在临死前仿佛看见狐妖冰冷的视线。
⋯⋯
万古俱静。

(3)
“你知道吗?那个扁鹊死了⋯⋯”
“嗯嗯嗯知道⋯⋯哎呀尸体都不见了⋯⋯听说被一只狐妖带走了⋯⋯”
“狐妖啊⋯⋯”
“对啊⋯⋯听说是一只眼睛是蓝色的狐妖⋯⋯”
李白坐在树上,嘴角还残留着扁鹊心脏的血液,他不明白这种胸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但是从他吞下扁鹊心脏的那一刻起,整个心都开始不安。他明明把那人按照他想要的葬在了桃树底下。
到底⋯⋯是什么⋯⋯
“李白?”
狄仁杰的声音忽然传过来。
李白愣了一下,手一滑从树上掉了下来,幸好最后抓住了树干,要不然真的要狗吃屎了。
“狄仁杰?”
“你怎么会在这里?扁鹊的消息⋯⋯”
“我看着他死的。”
“⋯⋯等等⋯⋯你渡过了天劫?”狄仁杰忽然一脸诧异。
“是。”
“是你⋯⋯杀了扁鹊?”狄仁杰不敢置信。
“不是。”
狄仁杰沉默了片刻。
“你到底来干嘛的?”
“扁鹊有些东西,想让我带给你。跟我走吧。”

(4)
李白最后停在了那棵桃树下面,新堆的坟土还是新的,李白看了一眼,忽然胸闷气短,急忙移开视线。
狄仁杰挖开桃树干上的一个树疤,提出一瓶桃花酿。
“本来啊,还有今天就可以开封了的,可惜啊,少了个人,这酒估计是不成了。”
“这是谁酿的?”
“还有谁啊,当然是扁鹊。其实你只要在这万年桃树下待着,就能躲过天劫了,谁知道扁鹊那小子,活该送死。”
“你说什么⋯⋯”
狄仁杰冷笑一声,回归头来:“你把扁鹊逼死了,这是最残酷的答案。”
狐妖眼前恍惚地闪过第一次相见时尚还是青年的扁鹊靠着桃花树,落红飞舞中,那人伸出苍白的手来:“救⋯⋯救我⋯⋯我给你你想要的⋯⋯”
还有之后⋯⋯
“你怎么了,没事吧?李白?李白!”
“天劫?你把我心拿走就好了,只要你帮我进入皇宫。”
“哦,时间快到了关我什么事。”
“你放心,一个籽儿都不会少给你。”
还有他在出发前站在树上,月光打来,他逆着光说:“李白⋯⋯”
到底⋯⋯他都错过了一些什么?
喉头一甜,李白猛的喷出一口血来,几乎是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那罐桃花酿给了李白。狄仁杰叹了口气,终于还是离开了,不久后,扁鹊的药房被他人购了,李白离开了这里。
带着那罐桃花酿。
风雪如醉,纷纷扬扬,掩埋了一切红尘往事。


求小红心和评论(*´∀`*人*´∀`*)

评论(1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