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6)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庄周我崩了
#我真是太勤快

“子休,好久不见啊。”李白微微一笑,跟面前的男子握了握手。
“是啊⋯⋯都这么久没见了,今晚上要不要出来喝一杯?”庄周今天莫名地清醒。
“我还有医院的事,就不去了。”李白往身后的草丛中瞥了一眼,打了个眼色,“你看过现场了?今天还真不和平。”
“嗯,看了,那人死的蛮惨的,你知道什么信息吗?”
“掉下来的是个护士。”
“废话。”
“算了我也不知道,你去问问院长吧还是。”
“要你何用啊2333。”庄周缓缓往现场走着,背对着树丛,露出来的那只眼睛危险地眯了眯,给李白的眼色回复。
“这么说还真伤人。”李白摊了摊手。
“得了吧大哥,那我先去查案了,今天晚上真的不出来吗?”
“盛情难却。”
庄周摆了摆手:“医院门口的咖啡厅见。”
李白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晚上见。”
说着往住院楼处走去,有些事情,他必须去确认一下。
大厅里有几个病患正在聚着喝咖啡,一边喝一边讨论,他们都是一些病情较轻的人,但是咖啡对于病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白虽然是假扮的医生,但是扮也要扮得像,于是走上前去,正打算提醒个一两句,护士长先了一步。
“你们在干嘛?知不知道这对身体不好啊?谁给你们的咖啡,我收拾他去!”
“木兰姐姐木兰姐姐~别这样嘛⋯⋯我们好不容易喝一口啊⋯⋯”
“滚蛋!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李白观望了一会儿,看没自己什么事儿, 就走到电梯前,电梯停在⋯⋯
-2楼。
李白随意地按下按钮,等到电梯门打开,却又没坐电梯,反而从楼梯上去,一直爬到了五楼,过道里垃圾桶的臭味差点没熏死人,李白挥了挥手,忍住恶心,拉开防火门。
“吱嘎”这门有点难推。
李白看了看,转轴上有腐蚀的痕迹,锈成这样也还能用。
真是一扇厚重耐用的门。
李白在心里打了个算盘,笔直往三号病房走去。
“扣扣”。
“谁啊。”
“李白。”
“请进。”
李白握住门把手,把门推了开来,看到扁鹊坐在窗户边上的小沙发上,身上的病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自己的休闲服。
“哈喽李白哥哥,你怎么又过来了啊。”对方轻快地说道,“李白哥哥”四个字差点没把李白噎死。
“难道你不想见我?我可是很想你呢⋯⋯哈哈哈我开个玩笑我是来检查病房的,越人你感觉怎么样?”李白脑子一转,立马得出结论。
这是二重人格秦越人,年龄比第一人格扁鹊要小个七八岁,而扁鹊也不过刚刚成年。
扁鹊手扶着沙发,脸上浮起阳光的笑容来:“我感觉很好。”
好像是说话牵扯到了什么伤口,扁鹊疼的龇牙咧嘴,急忙抓住李白的手,仰起头来,指了指脖子上的伤痕:“这里有点痛,李白哥哥帮我看看吧。”
哦,这个人格真可爱。
李白表示被扁鹊的第二重人格圈粉了。
当然,也不排除是被他的演技折服。
“好好好,可惜李白哥哥不是护士啊,我帮你叫个护士过来吧。”李白弯下腰来,凑到扁鹊脖子附近,那伤口还是很深的。
李白看了一会儿,站起身来,按下床头呼叫护士的红按钮,不一会儿就有个小护士走了进来,手脚麻利地给扁鹊处理了伤口,推着车就离开了。
扁鹊的目光无目的地游移着,最后黏住了窗户。
“越人,上床休息一下吧,我看你有点累了,李白哥哥抱你上床休息吧。”
扁鹊转过头来,目光冰冷似箭。
“你叫谁?”
这两重人格切换的,简直无敌。
李白叹了口气,重新开口:“扁鹊,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的腿伤还没好,需要大量休息。”
扁鹊冷淡地哦了一声,气氛蜜汁尴尬。
“上床休息吧。”
“哦。”
然而他并不动。
李白等了一会儿,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硬上。
右手从扁鹊的胳膊下穿过,左手搂住他的腰部,让他整个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不顾那人针扎一样的目光,把他抱上了床,顺便帮他把被子拉上去。
“以后,别碰我。”
李白都打算离开了,忽然被身后的人叫住,回头一看,扁鹊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那要看你腿恢复的速度。”
说完笑了笑,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门“嘎达”一声关上,扁鹊静静地坐在床上,嘴角勾起:“‘李白哥哥’还真是傻。”(崩了崩了)


求红心+评论(*´∀`*人*´∀`*)

评论(1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