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点梗文2 论换衣
#我没吃药我萌萌哒
#感谢提供方元敛,出品柴子,友情赞助王者农药

(1)
“下手真狠⋯⋯”李白靠在树干上,抽着冷气清理着自己腹部的伤口,那里还插着一把小巧的匕首。
李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那把小匕首拔了出来,疼得缩成一团,冒了一身冷汗。
这次敌方将领很强,是个带着数千把小刀的女人,李白对于女性一向温柔,手下留了一点情,没想到却被那女人抓着刺了数下,还被对方的小兵追着打,暗杀的人一波接着一波,腹部的伤口还没有清理,李白早就应该撑不住了。
果然不应该手下留情啊。
剑仙默默地想道。
“悉悉索索”草丛里一阵细微的响动,李白强打精神,硬打是不行了,逃跑还是可以的。
抓起剑连忙跳上了树。
过了一会儿,草丛里果然钻出一个人来,带着一顶蓑笠,背背一竹篮,里面大部分都是草药。
李白不涉医术,但多年的斗争他也认识不少药材了,虽然⋯⋯不会用。
树下的人脸掩盖在斗笠下面,看不清楚,他走近了树,看到树下的血迹与小匕首,好像有些愣神。
接着他把背上的竹筐放了下来,坐在了血迹的旁边。
“出来吧,我可以救你。”
底下的人说道。
李白瞥了眼四周,确实是没人埋伏,这才小心意义地从树上下来,面对着那个医者。
“这位仁兄好。”
“嗯,躺下我给你处理伤口。”
“这种事情⋯⋯算了吧。”
“这里经常有像你这样的人,受了重伤昏迷,我救过很多次了。你倒是还好,还没晕。”
医者淡定地把李白的衣服掀起来,撕扯到伤口李白咬了咬牙。
“忍着点。”
医者抬起眸子看了李白一眼。
李白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接下来的过程,还真的是很疼。
李白此生不想回忆第二次那种痛苦。
“好了。”医者拍了拍手,收拾收拾自己的药罐子,才拿起一个又放了回去,“你的衣服太脏。我担心会影响伤口愈合,我跟你换一套衣服,我师父家就在这附近,下次来还我衣服。”
“额⋯⋯好吧。”李白说着把自己的上衣解开来,把沾满血迹的长袍扔给了医者。
医者摘下斗笠,把上身脱了个干净,迅速套上李白的长袍,然而还是让李白看到了他白皙的皮肤。
“你在看什么,快点换衣服。”医者翻了个白眼。
“你叫什么?”
“秦越人。”医者满意地看着李白换上干净的衣服,顺手把李白腰间的葫芦拿走,“酒不能喝,我先帮你保存着,下次用衣服来换。”
“我是⋯⋯”
秦越人打断李白的话:“我知道你是谁,李花怒放一树白嘛。快别说话了,赶紧走吧,等会儿又要有人来了,就走不掉了。”
“越人兄大恩不言谢。”
“别忘了把衣服还给我就好了。”
“后会有期。”
说完立即跑路。
李白翻过几个林子,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匆忙就往回跑,大大的斗笠遮盖住眼前一半的视线。
在刚刚的那个树脚下,添了一道崭新的血液,几把小刀插在地上,有人躺在血泊中。
“越人⋯⋯”
“咕噜咕噜”酒葫芦歪歪扭扭地撞到了李白的脚。
李白忽然就明白了换衣服的目的。
为了给他这个伤员争取逃脱的时间。

(2)
李白坐在酒楼里,身上的伤好得疤都不见了,他靠着椅子,手里把玩着酒葫芦,上面的斑斑血迹已经被洗掉。
在他身边的桌子上,放着秦越人给他的衣服⋯⋯以及,自己的那套穿在秦越人身上染得血红的白袍,上面的血色洗不干净。
“我知道你,李花怒放一树白嘛。”



end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