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7)(8)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庄周我崩了


四周的彩灯闪烁着,吧台边上隐隐绰绰地有人在游移,舞台上男人跳着热辣的舞蹈,周围一片欢呼,叮叮当当地碰撞声,一片欢腾。

“我以前还不知道我的金牌搭档还有这个癖好。”李白单手撑在吧台上,另一只手握着一只玻璃酒杯轻轻地晃动着,里面的红色液体晶莹剔透。

“得了吧,上面的情报你能不知道?别逗我玩了太白。”庄周跟李白碰了碰被子,贴近李白,低声说。

“狄仁杰根本没给我情报。”

庄周拿着一杯鸡尾酒的手顿了顿。

“真的假的。”

李白皱紧了眉头:“废话,所以他给了你什么情报?”

“好吧,我就说你怎么亿脸茫然666⋯⋯不是狄老大给我的,是他家小秘书,就是那个的元芳,他之前来找我。”

“那个上面的逃犯,他结过婚。我去问过他离婚的妻子,她说那人在结婚后根本就没碰过她,总是不在家,不把家里的事情放在心上,倒是对他们一起领养的小徒弟很关心。

这个人总是抱着他的小徒弟哄他睡觉,关心程度⋯⋯真的像是对自己的亲生孩子,甚至还有些溺爱了。

有次她回家发现那个男人把他们领养的孩子压在床上不知道在干什么,总之孩子很害怕,看她过来立刻抱紧了她。她妻子看到孩子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以为是他虐待孩子于是离了婚一个人带着这个孩子。

我话说到这个份上,庄先生也明白了吧,逃犯是个什么人。希望这个情报对你们有用。”

“那么逃犯是个gay?”李白的眼睛往旁边凑过来想搭讪的男人那边瞟了一眼,继续说道:“所以你想用美男计?”

“只要让他以为你是个gay就好了。”

“他不知道我是派去支援的专员。”

“不一定哦。”庄周眯起狭长的眼睛,看着透明玻璃后一闪而过的人影,吹了声口哨。

“大鱼上钩了。”

(8)
李白跑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一个翻身进了巷子里,紫色的衣服一闪而逝,李白给庄周打了个手势,抓住旁边的树枝,跳上屋顶,一个飞身截住了来人,一把把他按到了地上,那人还想跑,另一边庄周赶到,压住他的另一只手。

那人终于不再挣扎。

李白俯下身去,声音充满压迫性:“扁鹊你还想做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庄周听到这名字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李白就已经把沉默的扁鹊提了起来,接着摔到地上,然后再次提起来。

“你想做什么?”

“放开。”扁鹊不知什么时候手上多出一把匕首,上面绿莹莹的,一看就是剧毒。

气氛极其紧张。

庄周总算是回神了,一把抓住扁鹊的手:“你是八是傻,鹊鹊你放手先。”

扁鹊冷冷地瞟了他一眼:“你是谁?”

“我我我⋯⋯我是庄周啊!”庄周亿脸生无可恋,“你隔壁床的啊。”

扁鹊没反应。

李白却震惊了:“等等⋯⋯你说他是我们的人?”

“玛德制杖。”庄周扯开李白的手,翻了一个大白眼。

扁鹊被放下来后微微咳了几声,面色有些泛红,右手抓住围巾往上扯。

“咳咳咳⋯⋯你们,闹够了没有。”扁鹊冰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两个人,亿脸的玛德制杖。

“你是⋯⋯缓?”李白有些讶异。

“我是扁鹊,那个是我的代号。青莲剑仙,我没猜错吧。”扁鹊压抑住咳嗽,“你是三贤者之一的庄周?”

庄周点点头。

“鹊鹊桑你还认识我吗?”

“不⋯⋯不认识。”

“上面说你有麻烦,是什么麻烦?”李白注意到扁鹊的手上缠满绷带。

“你受了很重的伤吗?”

“没有麻烦,我会自己解决,你们可以回去告诉狄仁杰我活得好好的。”扁鹊转身就要走。

“啊鹊鹊⋯⋯”

“你中毒了吧。”

扁鹊停了下来:“你认为这有可能吗?我最擅长的就是毒。”

一阵沉默。

“我一个人就够了。”扁鹊迈开步伐,走出了小巷子。

气氛依旧沉寂。

“李白,你看出来了什么?”庄周看李白沉默着,问道。

“扁鹊⋯这样不行⋯我得留下。”

“为什么?鹊鹊的能力你没看见过我可是看见过的,月考的时候毒杀第一名,以一敌百。”

“因为他会需要我。”




















评论(2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