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点梗文3——我的危险妻子梗

#特此鸣谢提供方“这一条帅鲸鱼”
#愚蠢丈夫白×危险妻子缓
#扁鹊此文称秦缓
#李白此文称太白
#ooc太白无限拉仇恨
#双人视角
#中篇
没问题的话这就开始吧!

(1)
我叫李白,不过我的妻子喜欢叫我太白。
我的妻子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长得很好看,如果把围巾拿下来的话。
他叫秦越人,我叫他秦缓,他还有一个外号叫扁鹊,因为医术高超。
我俩都是男人,可是我们在一起了。
算起来,已经有七八年了。
可感情淡了,是没办法的事。
(2)
我叫秦越人,我的丈夫喜欢叫我秦缓,他说这样好听。
我的丈夫长相出众,才华横溢,迷妹可以绕地球一圈。
他叫李白,我叫他太白,他还有一个外号是青莲剑仙,因为他舞剑很厉害。
我俩都是男人,可是我们在一起了。
算起来,已经有七八年了。
我依旧爱他。
七年之痒已经过去了。
(3)
“阿缓,中午吃什么?”我趴在桌上,懒洋洋地问道。
“你想吃什么?”秦缓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满满当当的酒,“别买酒了,对身体不⋯⋯”
“哎呀你好烦啊⋯⋯”我打断他的话,从前觉得甜蜜的话,现在像是始终刮干净的胡子,让人厌烦。
秦缓停顿了一会儿,把冰箱关上,走到门旁边,弯下身穿上鞋子,抬手拿起鞋柜上的菜篮:“我出去了,你看看时间,去整理一下,你下午还有大学讲座,你不要忘了。”
“你回来做饭吗?”我从沙发里抬起头来,挠了挠头发。
“嗯。”秦缓回头淡淡地笑了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吱嘎————”。
(4)
我的讲座刚刚结束,直接开了车去了郊区安琪拉的咖啡屋。
那地方人少,估计也没有认识我和秦缓的人。
“李太白,你怎么来了?”安琪拉刚在浇花,看到我的车,把喷水壶往旁边一搁,朝屋里喊了一句,“亚瑟!来客人了!”
我从车上下来,挠了挠头:“没事我就来咨询一下。”
“你还需要咨询?最近你家的小缓又怎么了?”安琪拉撇了撇嘴,这时从咖啡屋里钻出高大的亚瑟,胳膊肘下夹了一个盘子,向我打招呼,我招了招手,看了看四周,问道:“能不能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安琪拉翻了个白眼,点点咖啡屋后的玻璃房:“行行行,去花园吧。”
说着自顾自绕了个弯走进咖啡屋。
我正打算跟着走,亚瑟忽然有些担心地问道:“出事了吗?”
“没事⋯⋯”我咬咬牙,跟着安琪拉走了进去。



三( ゚∀゚)フ这个题材好像很棒的样子,感谢“这一条帅鲸鱼”。求小红心和评论三( ゚∀゚)フ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