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9)(10)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沉迷白哥无法自拔

(9)
李白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钟了,他的办公室里站着一个人。
李白把灯打开。
“扁鹊?”李白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意外。
扁鹊穿着病号服,眼神冰冷地看向李白:“我不是说过了我一个人可以解决?为什么还要回来。”
李白走上前去几步,从边上的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水,递给扁鹊:“你先把水喝了吧。”
扁鹊一愣。
“你嘴唇干裂,及时补充水分对身体比较好。这些事情,等你喝完再说。”李白看扁鹊没有要接过去的意思,又开口说道:“难不成现在的是秦越人?小朋友你要哥哥喂你喝水吗?”
扁鹊脸忽的红了起来,隐藏在灰色的围巾下,看得不大真切。只见他夺过水杯,一饮而尽,喝完立即把水杯扔进了垃圾桶。
“有病。”
“我是医生嘛⋯⋯”李白温和地笑了笑,“我留下来是为了你。”
“你中毒了吧?”
“如果没有猜错⋯⋯”
“是你的师父给你下的毒吧。”
“西藏那边的毒?”
扁鹊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
“哦,我有个朋友在西藏支教,有次听她说起来,就去查了,蛮有意思的毒。”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解毒。”
“等于没说。”扁鹊握紧了拳头,抿了抿嘴角。
“这么迟了,你也该回病房了吧。”李白看了看手表,“回去吗?我送你。”
扁鹊摇摇头:“没关系,他们不会发现的。”
“现在这个时间,调查最好。”
“不行。现在这个时间绝对不行。”
“今天刚刚发生了命案,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就是逃犯干的。那么他肯定知道你会在夜间出来调查,会有所防备。所以⋯⋯”
“所以⋯⋯白天去更好。”扁鹊点了点头。
“现在,回去睡觉吧。”李白微弯了眉眼,
用手指“叮叮”敲了两下手表的表面,“再不回去护士长可是要骂我拐走病患了,我才刚来不想扣工资啊。”
“反正你也不是真正的医生。”
“在一行,谋一职。走吧。”
(10)
“晚安。”李白把扁鹊送到病房前。
“⋯⋯晚安。”扁鹊一脸无语,说完就关上了门,不留一点情面。
李白叹了口气:“怎么这么没人情味。”
走廊里渐渐传来护士检查的声音,李白悄悄地走近楼梯,装作下楼的样子,掐好时间,迈开一步就听到身后护士长的声音。
“李白?”
李白立即回头,果不其然看到了护士长花木兰。
“好巧啊花护士长。”
花木兰摆了摆手:“私底下叫我木兰吧,别这么见外。”
“行。”
“李白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我记得今天不是你值班吧?”
“我来看看扁鹊,他最近睡眠不好。”
“哦~那还真是贴心。”花木兰一脸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扁鹊睡着了?”
“是的。”
李白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李白掏出来瞥了一眼,微微一笑:“时间也不早了,木兰我先走了。”
“好,最近医院里不太平,那个新来的男护士徐福⋯⋯唉⋯⋯以后别逗留这么晚,早点回去比较好。”花木兰看了看黑洞洞的楼梯,“我帮你把灯开了,明天见。”
“明天见。”
李白走下楼梯,楼梯口花木兰的身影渐渐消失,这时他把手机拿了出来,回了信息。
“我睡眠很好。”
“秦缓小朋友确定不需要我哄你睡觉吗?”

我承认短小🙃然而结尾出乎意料地甜。这篇可能要往大长篇方向发展了,我好慌🙃。
我好想写白信啊,狐白x龙信,莫名带感啊!!有木有!附赠自己画的渣狐白一只,混乱草稿风,嗯有点娘气是怎么回事啊⋯⋯好吧还有点凶⋯⋯凑合看看吧🙃🙃🙃(话说水印怎么打⋯⋯然后⋯⋯我能拒接抱图吗233画的太丑你们抱走对不起你们啊!来自某没有板子的人)

没人评论我的画😂怎么有点怨念了233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