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11)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11)
“呼⋯⋯呼⋯⋯”急促的喘息声,黑暗中病床上的青年攥紧了胸口的衣服,豆大的汗水从额边落下。
眼前的景象又开始模糊起来,黑暗中隐隐约约有淡淡的光线由内而外地泛出来,病房不再真实,重现在眼前的,是那个他人生希望破灭的源头。
一张黄色的旧木床,已经是青年的自己被昔日的师父压在身下,一种柔软的触感遍布全身,他只感觉到了周身那种刺骨的寒冷,以及绝望。
他放弃了挣扎。
就像师父让他背下医书时候的妥协,他又一次对师父妥协。
“越人⋯⋯你好美⋯⋯好美⋯⋯”那人把自己的上衣褪去,搂住了他光裸的腰,头靠在自己的脖子上。
心中没有爱慕,没有。
那是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情绪。恶心。
“滚!”扁鹊的心又是狠狠地一抽痛,更多不好的情绪蜂拥而至,在漆黑的病房里,他竟然觉得光华乱舞。
好像有一双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带着熟悉的温度。
“越人⋯⋯”
扁鹊一个战栗,猛地后缩,从枕头底下抽出刀来,挥手就扔了出去。
“当——”
扁鹊猛地惊醒过来。
“做恶梦了?”光线透过窗帘照了进来,身边站着一身白衣的“医生”,李白。他关切地看着猛然坐起的扁鹊,右手中把玩着一把刀,正好是他枕头底下的那把水果刀。
“⋯⋯没有。”扁鹊伸出手,“谢谢。”
李白却没把水果刀交出来:“病患不能带刀具,医院的规定。”
扁鹊愣了愣,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找我什么事。”
“一起去套话。”
“两个人太张扬。”
“我不是这个意思⋯⋯分开套话。”
扁鹊目光移向门口,面无表情的脸忽然活了过来,靠近李白的手抓住了他白色的衣袖,扬起头来,背对着门,声调也欢快起来:“李白哥哥,陪我去院子里逛逛吧⋯⋯”
与此同时,门被推开,花木兰推着医护车走了进来,看到开朗的“秦越人”明显很开心,先李白一步摸了摸扁鹊的脑袋,笑说:“越人无聊了啊? ”
扁鹊假装有些不屑又带着深深的在乎,那表情看得李白差点没破了功,假装温和地替扁鹊回答:“越人这段时间情绪不佳,我建议多出去走走,可我最近有些忙⋯⋯”
顺利引出真正目的。
“李白哥哥就是不想陪我玩!”扁鹊不得不接着这个话题下去,愤愤地控诉李白。
“越人⋯⋯”
“行了行了,木兰姐姐陪你去好不好?李白哥哥最近真的很忙的。”花木兰及时地阻止两个人继续争吵,安慰扁鹊,拉住他在被子底下的手,温柔地说道。
扁鹊则是半推半就地答应了花木兰,而对李白依旧爱理不理。李白假装苦笑,伸手搂住扁鹊,拍了拍他的背部。扁鹊向上瞥了一眼李白,眼中传递着“恶趣味”这三个大字,李白轻笑一声,放开了扁鹊。
“木兰姐姐,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花木兰显然毫无防备,点了点头,帮扁鹊起身坐到轮椅上,拉开窗帘指了指外面:“太白那我先陪越人玩一会儿,等会儿扁鹊回来了我就带他回来。”
说着推动了轮椅。
“等等。”李白忽然叫住了花木兰,接着扁鹊只听耳边风声,一转眼,李白的外套披在了他的肩头。
“外面风大,小心着凉。”









月考手机被收,米那桑对不起啊(>人<;)然后声明一下,以后大概三周一次更新,到十一月四号左右,期中考试考到老师要求的分数手机就能回来了⋯⋯maybe三周你们都见不到我⋯⋯开学长弧特此鸣歉,如果有事找我请私戳,我在一定会回。有各种崩或者bug的地方请帮忙找出来吧,多多指教了大家=͟͟͞͞ ٩( ๑╹ ꇴ╹)۶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