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12)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越人,你想去哪里看看啊?”花木兰缓慢地推着轮椅,伸手帮扁鹊把滑下来的外套拉上去,“披披好,等会儿你着凉了李医生可要怪我了。”
扁鹊抿了抿嘴角,不情不愿地把外套穿上,手很随意地划过里面的布料,触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扁鹊压下眼底的情绪,很自然地继续着动作。
“嗯,木兰姐姐,我想去院子里,那里有好多人我就不会无聊了。”
“好好好。”
花木兰在所有的病患中,估计是最喜欢这个满嘴“姐姐”的“秦越人”了,几乎只要是他的要求,花木兰都会应允。
轮子“咕噜咕噜”地运动着,医院的后部花园出现在视线里,果然有很多人。
“好了,我在这里等你,你去玩吧。”花木兰站住了脚,松开轮椅。
扁鹊“啊”了一声,双手滑动轮椅,向人群“走”去。
话分两头,扁鹊这边走向了病人中,李白这边看着花木兰推着扁鹊下了电梯,也从另一架电梯去了出事的二十一楼。
刚从电梯里走出来,迎面就出现了一个警员,他们口中念念有词,从李白身边经过时也毫不设防。
“那人是自杀的吧?根本没找到什么凶杀的线索⋯⋯”
“偏偏庄周那个死脑筋还认为是他杀在查⋯⋯真是蠢⋯⋯”
“就是说了⋯⋯我们直接跟上头报自杀吧⋯⋯”
李白皱了皱眉头,毕竟自己就是传说中“上头”的一员,虽然没有达到女皇的那种高度,也依旧是上头,而这种不负责任的谈话被他听到,这两个警官,要被炒鱿鱼了 。
李白没有停顿地向前走去,心里默默记下他们胸口的标牌。
电梯门缓缓合上,李白这时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背后一寒,好像被什么人看着一样,条件反射地转过去,却只看到关闭的电梯门。
错觉。
那一秒钟,二十一楼寂静地可怕。
下一秒,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的世界恢复了纷杂,走廊两边禁闭的门里穿出一声声尖锐的笑声。但李白却在心中打下警告。
有人在看着他。
但是他不知道人在哪里。
李白微垂眼帘,假装什么都没发现,把路线一改,绕到另一边还没有住户的封闭走廊,右手却按住了长袖里的袖珍飞剑。
机械设备那边的新式武器,虽然小但在打到人时会自动裂开,内部的麻醉针剂量足以使人昏睡半天。
哦,好像是个叫孙膑的可爱女孩子发明的。
李白神经高度集中,身后吹过一阵风,李白假装依旧没注意到。
黑影在眼角一闪而逝,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猛地冲了过来,手中的水果刀狠狠地切下来。
套话的本来就只有扁鹊一个,而真正以身犯险与逃犯正面硬碰的,就是他。
李白向后一躲,手中飞剑射了出去,黑影一闪,躲了开来,然后扭头就跑。李白连忙追上去(对用将进酒),试图把逃跑的人抓住,但手只抓住了他的帽子,狠狠扯了下来,那人忽然回头冲他冷笑,那张脸竟然是跟扁鹊一模一样,李白一惊,手中飞剑一抖射向他的脸部,带着人皮面具,这针也没用,没想到那人竟然为了保护人皮面具慌张了起来,手遮住了脸回头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阵乱砍,趁着李白躲闪的时候跑得没了影子。
李白不甘地看了看逃跑的黑影,放弃了追上去的念头。
他小看了这人,他以为逃犯武力值不高是不会主动出手的。
但是他收获了重要的信息,那个人很在乎这张“扁鹊”的人皮面具,一般人是不会连命都不要去保护一张人皮面具的,而根据上次庄周给的情报⋯⋯
李白微叹了口气,这一耽搁现场去看了也没用,仅存证据肯定已经被毁掉,看来只能以扁鹊得到的情报为核心了。
无奈地走出走廊,耳边忽然是一声巨响,好像重物落地,底下的院子里猛地有人尖叫,李白凑到窗边,看到一台空调机摔碎在石桌边,而在石桌旁边的,就是扁鹊,他正架着拐杖试图走动,而他的左手手臂上被飞出来的碎片划出了几道口子,鲜血汩汩而出。
花木兰急忙跑了过去,李白正想要坐电梯下去,身边电梯叮的一声响,自己打开了,李白回过去一看,倒抽一口凉气,
那电梯里的,依旧是那两个警官,只是肢体以奇怪的方式扭曲着,口鼻都出血了,死相很惨。
正好有护士经过,高分贝的尖叫刺痛了李白的耳朵,也引来了更多人,很多人看到这种凄惨的死相都被吓呆了,只有几个老护士勉强镇定下来,然而她们刚走进电梯,电梯门就猛地合上,周围人顿时惊叫不止 ,有人上去想救人,李白拧着眉毛,刚想过去,耳边的玻璃忽然裂开了,又一群人尖叫,李白离得最近,用手护住了头部,除了擦伤也没什么事情。
“快叫警察!”李白回头喊道,那群乱了阵脚的护士医生这才纷纷拿出手机呼救。李白走到楼梯边上,打开消防门,迎面撞上手上缠着绷带的扁鹊,一言不发地把消防门带上。
“你都看见了?”李白开口。
“他出手了。”
扁鹊冰冷地回望着李白好像毫不意外。
“你探听到什么了吗?”
“死的人叫徐福,是二十一层的男护士,脾气不好,经常打骂病患,被辞退过一段时间,在死亡前的那天曾与十三号病床的病人发生口角。其他的,你自己听。”扁鹊从外套的内口袋里拿出黑色的录音笔,递给李白。
“逃犯跟我发生了冲突,我把他的帽子摘下来了,但他带着⋯⋯额⋯⋯”李白欲言又止。
扁鹊扫了他一眼:“继续。”
“你的人皮面具。”
扁鹊微微一怔,翠绿的瞳孔里波涛翻涌,咬了咬牙:“变态。”
李白目光有些复杂,扁鹊握紧了拳头的样子,张口声音凉到了冰点以下:“怎么?”
“⋯⋯我听李元芳说逃犯是gay。”
“我知道。”
“我觉得你应该不知道。”
“哪个方面你觉得我会不知道?”
“有关逃犯心理方面”
“闭嘴。”
“这个方法说不定会有效。”
“我不接受。”
“你并没有否认这个方法的有效性。”
“⋯⋯”
“演戏罢了。”
“你想这辈子断子绝孙么?”
扁鹊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眼神飘过李白的下身:“忘了说,我才是真正的医生。”
很明显可以看出,逃犯对于扁鹊是有一种特殊的感觉的,类似于普通人的暗恋,不过更变态一些。所以自己才一来就会被袭击,估计逃犯觉得扁鹊被人亲热地对待很不满意。
而李白的想法,就是利用这种不一样的感觉以及他强烈的嫉妒心来引出他。
至于怎么引出来⋯⋯
只要假装他们两个在一起了然后在外做些亲密的举动就差不多了。
“你打不过我。”李白轻声笑了,这人威胁的方式还跟孩子一样。
扁鹊刮了他一眼。
“你也承认这个方法蛮不错的,也不是真的,尽快结束这次行动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扁鹊正视李白蔚蓝的眼睛:“愚不可及。”


是伐是很粗长!终于进入假恋人时期了哈哈哈哈虽然剧情有点俗套但是好想看他们假装恋人啊哈哈哈哈(其实是不知道不这样写怎么让他们在一起顺便沿途发糖)( ˙-˙ )౨希望我期中考能考好啊23333那样手机就回来了⋯⋯话说初三真的很累啊
最后,求小红心( ˙▿˙ )/

评论(2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