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13)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前景回顾:
“一起去套话。”
“⋯⋯我听李元芳说逃犯是gay。”
“你也承认这个方法蛮不错的,也不是真的,尽快结束这次行动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愚不可及。”

“沙沙⋯⋯前几天发生了什么⋯⋯沙沙⋯⋯怎么来了那么多警察?”
“啊⋯⋯你不知道吗?”
“沙沙⋯⋯在病房里。”
“小孩子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比较好啊⋯⋯”
“⋯⋯沙沙沙⋯⋯总是这么说⋯⋯沙沙沙⋯⋯刚刚到姐姐都跟我说了呢。”
“唉小孩嘛无忧无虑一点比较好。”
“嗯好吧⋯⋯沙沙沙⋯⋯”
李白听到这里,按下了暂停的按钮,回头看了一眼靠在墙上低垂着头的扁鹊,扁鹊像是感应到了一般,抬起头来,与李白略一对视,随即错开目光。
“很好。”李白落下目光,对着扁鹊笑了笑,同时把录音笔放进口袋。
扁鹊似乎是不屑地勾了勾嘴角。
“下一步你想怎么做?”
“主动出击,把他引出来,我刚刚跟你说过了办法。不能让逃犯抓到我们的疏漏。”
“⋯⋯不是。”扁鹊好像有点尴尬。
李白顿时就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你说假装恋人吧?按照以前的经验来就好了⋯⋯你不会⋯⋯”
扁鹊已经有些恼火地转身了。
“你不会没谈过吧⋯⋯”
扁鹊回头剜了他一眼。
“闭嘴。”
“没事,你跟着我的行动看情况来就行。”
“⋯⋯不需要你来教我。”
“好好好。”
李白眼里含笑:“要不要现在就试试看?避免你到时候不适应。”
扁鹊原本苍白的脸上隐隐泛出一些红来,他咬了咬唇,握紧了手,没有拒绝。
李白走近了一些,把扁鹊逼到了角落里,一手撑着墙,脸上万年不退的笑意:“现在很流行这样。”
“这样⋯⋯”
“叫壁咚,你还适应得了吗。”
“嗯。”
扁鹊撇过了头,睫毛有些颤抖。
李白得到指令,很轻地把手放在扁鹊的脸边,缓缓摩挲了一下,扁鹊强忍着,并没有说什么。李白目光低垂,脸凑的很近,扁鹊冷着脸偏开了头。良久,扁鹊一把推开了李白,然而并未推开,声音微愠。
“够了吧?你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李白听到扁鹊冰冰凉凉的声音,立即放开了束缚住他手腕的手,将脑袋里逃犯的那张脸排了出去。
“抱歉,刚刚走神了。”
李白扶了扶额头,看了眼手表,“我下去看看,你先回病房。”
扁鹊点了点头,李白推开消防门走了出去,留下扁鹊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阳光照着空气中漂浮的灰尘,过了很久扁鹊还靠在墙上,紧紧抓着衣角。空气有些冰凉,他微微打了个哆嗦,抬起头来往前方的楼梯看去,如目一片稀松平常,但总感觉有人在紧紧地盯着他看。就像……就是饿狼在暗处偷窥着落单的绵羊。
下意识地把手按在袖子里的毒针上,等待着饿狼扑出,然而随着他手上手表滴答滴答的转动声,没有任何异常。
忽然有脚步声从楼底传上来,扁鹊镇静地夹住毒针,如临大敌。又过了一会儿,脚步声骤停,再也没有响起过。扁鹊又等了一会儿,看是真的没有动静了,才打开防火门走了出去。
微凉的阳光里,扁鹊原来站立的地方,轻轻掉落一张纸条:
我会来找你玩的。


对不起啊各位,这周才拿回手机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