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14)(15)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图片侵删

自从那天的意外电梯事故发生后,医院里就恢复了平静,警方在经过一系列调查后最终只能判定这是一起意外事故,对此庄周是这么说的:“糊弄糊弄外面那些媒体,免得他们把那个谁……给吓跑了。真相哪有那么简单哪,你说对吧,太白?”
李白对此表示自己没什么想说的。
只是嘲讽地勾了勾嘴角。
“是啊。”
接着看向坐在病床上像没听到他们谈话沉迷书本的扁鹊,把手搭在了他瘦削的肩膀上。
“你的手护士怎么说?”
扁鹊依旧垂着目光看书。
“我没让他们看。”
“嗳小鹊鹊!”庄周听到这话立即瞪大了双眼,扑过来就要看,李白伸手轻轻松松挡了回去。
“为什么不让护士看?”看着庄周焉巴巴地坐了回去,李白从窗边走到了扁鹊的床边,微微俯身,问道。
扁鹊扶着书页的纤长手指滞了滞。
“不想。”
说着翻过一页。
“这样伤口会发炎的。”
“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没关系?”李白挑了挑眉,瞥了眼依旧坐在沙发上的庄周,庄周立即很给面子地起身就走。
“那什么……太白,警局里还有点事,咳咳我先走了啊。”
“好。”李白笑了笑,挥手。
病房门随即关上。
“手拿开。”扁鹊“啪”地一声合上了书,封面上是清楚的“伤寒杂病论”。
李白识趣地收回手,不过目光落在他的手臂上。
略微发冷。
“你的手臂真的没给他们看过?”
“没有。”
“我记得当初流了不少血,你怎么止住的?”
“花木兰给我消了毒处理了。”
“这算没给他们看过?”
“……你想说什么。”
李白弯了弯眼睛:“没事。”
“我只是想提醒提醒某个没开窍的小子。”
扁鹊听完瞬间就把书扔了过来,李白灵巧地躲过。
“滚出去。”
扁鹊像是有点生气了。
“现在在外人眼里我们应该越走越近,然后……”李白把落在角落的书捡了起来,叹了口气,“扁鹊,不要这么任性。”
扁鹊的脸色依旧很冷,抗拒李白的接近。
“是我的错。好了别生气了。”李白顿时感觉很头痛,只能弯腰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眼前的人。
扁鹊捏紧了拳头。
“我说滚。”
李白再次叹气,正想给他来个爱的抱抱什么的,忽然有人敲响了病房的门。
“李医生,我可以进来吗?”
李白愣了愣,扁鹊不置可否,靠在病床上。
“请进。”
李白看了扁鹊一眼,冲着门口说道。
一身标准护士服的妲己轻轻推开了门。
推了个小推车,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药瓶,还有夹在硬板上的报告单。
“李医生,我听护士长说扁鹊受伤了要再处理一下就过来了……没打扰吧?”妲己依旧如往常一样善解人意,一眼就看出此刻微妙的气氛了。
“没有。”李白正扯着一张笑脸打算回话,扁鹊却在他身后语气……语气十分不可捉摸地说道。
吓得李白的笑容都顿时僵在了脸上。
“啊……没有就好了。”
妲己呼了口气,把小推车推到扁鹊的身边,向上拉开他的病服袖子,顿时底下一片狰狞的景象暴露在空气中。
妲己很自如地从推车里拿出酒精和棉花,正要涂上时,扁鹊却突然把手抽了回来。
“让李白来。”
啊?
妲己的脸上一时写满了黑人问号,抬头望了望仿佛已经定格的李白,为难道:“不行啊……这个李医生应该不会……”
“妲己,我其实当初在学校里也学过一点护理。”李白连忙打断,匆匆瞥见扁鹊眼底闪过的一道光亮,心想这孩子还真是争分夺秒。
“啊???”妲己这会儿是真的愣住了。
“您……您还学过这个啊?我听院长说您不太喜欢这方面的啊……”
“家母经常犯病,我对外这么说是为了我父亲,他不太喜欢我接触护理,不过我还是偷偷学了点。”
李白面不改色。
妲己这才把酒精和棉花递给了李白,李白正送了口气,忽然听见扁鹊张口就是一大杀器。
差点没把他吓出病来。
“妲己小姐。”
妲己正要离开,听到扁鹊在叫自己,连忙回头问:“怎么了?”
“以后不要再来了。”他看见扁鹊眯了眯眼睛,勾唇笑了起来,“我一看见你就觉得太白要被人抢走了呢。”
如果此刻有爆米花,李白绝对边鼓掌边往嘴里塞爆米花,好演技啊!
妲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扁鹊,一脸不知所措,把手放下不是,搭在推车上也不是,尴尬地笑了笑:“啊,扁鹊和李医生关系要好啊……”
李白笑了笑,凑近了扁鹊,抬起他掩盖在被子下的手,温柔地亲吻。毫无意外地看到他的脸瞬间从白变得白中透黑。
妲己手一抖,不敢置信地望了过来,李白这时候适时地停止了动作。
“你们……你们……”
“不好意思。妲己,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妲己脸色绯红,跌跌撞撞地就飞奔了出去,连门都忘记了关。
一路上撞倒了许多护士。
“效果不错。”李白笑了笑,自觉地把扁鹊的手从唇边移开,放进了被子里。
“是不错。”扁鹊几乎是咬牙切齿。
李白倒是没应答,只走过去关上了门,问道:“这个,那什么……你知道怎么用吗?”
扁鹊的脸从百里透黑变成了彩虹色。
“你不会?”
“咳……”
“……那你以前没受过伤?”
“这个……有人帮忙……”
扁鹊轻蔑地笑了声:“醉倒美人乡了剑仙大人?”
李白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话。
“我上药可能比较痛。”李白尝试着好好跟扁鹊沟通。
“随便。”
于是李白捞起了推车里的小瓶子,熟练地把酒精棉浸了进去。再小心翼翼地碰到扁鹊的伤口,果然是痛,扁鹊皱紧了眉毛,却一声不吭。
“你经常受伤?”扁鹊看了一会儿他熟练的动作,除了很疼其他一切都很完美了。
李白继续上药:“没有。”
“……动作蛮熟练的。”
李白轻轻勾起嘴角。
“我小时候经常被欺负,邻居是医院里的,他家的小孩会帮我上点药,时间久了就记住怎么上药了。”
扁鹊简直想象不到李白被人欺负的模样。
“嗯,那你们现在还在联系吗?”
李白没有回应,把用完的棉花扔进了垃圾桶。
“她父亲杀了个大人物,全家陪葬。”
扁鹊呼吸一滞。
“我……”
“没关系。”
李白把他的袖子放了下来,温和地摸摸他的头。
“眼下的才是最重要的。”
“这才是他们教给我的。”

(15)
从那一天开始,扁鹊和李白的关系在病院里人尽皆知,妲己是再也没来过5楼的3号病房了,估计是惊吓过度,李白好几天都没见她来上班。
“所以你想说什么?”扁鹊坐在床上削苹果。
“一起去拜访一下这位妲己小姐。”李白手中转着另一个苹果,看扁鹊削好了手中的,立即把手中的苹果递给了扁鹊,自己则接过扁鹊手里削完皮的苹果,手中一动,苹果顿时在果盘里裂出一朵牡丹的形状。
扁鹊挑了挑眉,手中刷刷刷几个来回,苹果已经退去了红衣,扁鹊把苹果抛给了李白,李白从容地接下,又是一片白光笼罩在苹果上,这次是牡丹的枝干和叶片。
“怎么样?”李白把苹果插上几根竹签,递给扁鹊。
扁鹊咬了口苹果。
“刀功?”他把嘴巴里的苹果咽下去,目光冷淡地打量着面前的牡丹。
“不错。”
李白本来以为他会对这东西表示嘲讽,没想到扁鹊偏偏就赞赏地点了点头。
“再切点带过去给妲己。”
扁鹊又扔过来两个苹果。
李白傻傻地看着,扁鹊转过头来,碧绿的眸子里全是疑惑:“不去了?”
李白把苹果放到一边:“不是,你想拿着苹果去给人赔礼?”
扁鹊一脸不然你以为呢的表情,李白叹了口气。
“现在的……现在的季节不适合吃苹果。”李白在扁鹊冷得能杀死人的目光里艰难地劝道。
“苹果一年四季都可以吃。”
扁鹊强硬地要求道。
李白只能无奈扶额。
“不……算了,我今天不太舒服,明天再去。”李白把手里的苹果放到扁鹊桌上。
扁鹊抬起头来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现在逃犯没出现趁早道歉以后就不一定有机会了。”
李白把桌上的苹果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为难地放了下来。
“哪天去都是一样的。”
“……”
扁鹊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猛地拽住李白,与手臂连接的针管立即就掉了出来,噼里啪啦顿时支架也翻倒了,带了一片东西倒在地上。墙上出现一道深深的刮痕。
李白的训练也不是白练的,感受到一阵劲风袭来,在向前扑去的一刹那就立即抓住了扁鹊就从床上跳了下来,顺手把袖子里的麻醉针发射了出去。
麻醉针如石牛如海,一去不复返。
扁鹊扶着倾斜的支架,捂住了手臂上的伤口。
此时那里因为用力过猛而开裂了。
李白已经跑到窗边了,看到扁鹊病服上隐隐透出的一点红晕,脚下一顿。
扁鹊并不理会李白,按下了墙边的呼叫按钮,目光急切地望向窗外。
李白定了定神,纵身从楼上跳了下去,攀着病院墙上的水管,一路下滑,那个黑影正朝着医院的大门口跑去。
李白脚下发力,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就揪住了那个逃离的身影。
那人带着一顶斗篷,黑色的掩盖住了身体,李白一把扯下他的帽子来。
再说扁鹊这边。
他按下了呼叫按钮,很快有个护士从门外进来了,帮他把倒下的支架扶了起来。
“不要怕啊……不要怕。”那人开口,但是声音确实男性的,嘶哑难听。
扁鹊愣了愣,脑海中闪过一些极其恶毒的画面,看着面前的“护士”,脸色一下惨白了起来。
那“护士”抬起头来,一双蔚蓝色的眼睛,蜜柑色的长发从护士帽里漏了出来。
“好久不见,越人……你是不是更喜欢师父这个样子啊……?”



呼,总算是写到跟徐福的PK了我直接略过去一大段,因为进度实在是太慢了,好的,这篇文大概很快就可以完结了(*’∪’*)感谢一直在看的小伙伴们!
么么扎🙃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