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木为林

圈名此木为林,文画兼修不过我比较喜欢用文圈粉233。叫我木头或者木木都可以。白鹊圈已退,坑品不佳,暑假要被抓到画室里面画画所以应该不会有文更新

余奕(16)

余奕(16)
#李白×扁鹊,ooc有,私设有
#警队白×间谍鹊
#努力写甜系列
#浅析易懂系列
#mdzz系列
#扁鹊不是蓝孩纸系列(蓝,不是男)

看之前我的解释:咳,名字重名的通常会有很多,之前死得那个其实只是跟徐福同名

李白一把扯下前面人的帽子。
然而在扯下帽子后斗篷立即像缩了水一样掉落在地上,里面什么也没有。
李白皱紧了眉头,忽然身后的医院里传来一声巨响,回过头去正好看到一个类似于床头柜的东西从窗户里掉了下来。

“糟了!”

✽+†+✽――✽+分割线†+✽――✽+†+✽

“小越人……有没有想我啊?”护士轻轻把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伸手想去触碰扁鹊的脸。

扁鹊立即往后退去,却撞上了白墙。

“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啊……是不是最近……”

“徐福……”

护士笑了起来,手上的动作却十分粗暴,一手压住扁鹊慌乱挣扎的手,一手轻而易举地把他的病服往上掀起。

“滚开!”回忆中的画面再次一闪而过,扁鹊脑子里一片眩晕,连忙狠狠踹翻了护士,手中寒光一闪,水果刀擦着护士的脖子划了过去。

“怎么还是这么凶啊?”

扁鹊抿着嘴,往外遥遥看了一眼,李白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夜色中。

“你在看谁?你的那个李医生吗?”

扁鹊依旧不回话,握紧了水果刀,把目光收回,紧紧盯着护士。护士摸了摸自己的脸,把一边的支架拉了过去,有一搭没一搭地上下撞击着地板。

“越人你还是一样美丽啊。”

“只不过你身边那个……”

“实在是像一只小虫一样……”

“太恶心了。”

护士脸上挂着笑,扁鹊的心猛地一颤。

对了……怎么没想起来一起靠近他的同学都会被他杀掉……那李白……

护士眯着眼睛。

“李白……”扁鹊不由得低喃。

护士脸上的笑容猛地消失:“不用担心,师父我只是让他尝尝苦头……我可不忍心越人你伤心啊。”

扁鹊再次踢出一脚,然而此时那个护士把支架一横扫了过来,扁鹊条件反射地一个腰弓,却没料到徐福用一种非人的力量硬生生阻断了支架的冲势,往下狠狠一压,“砰”地一声巨响,扁鹊被支架直接打到了手臂,水果刀顿时脱手而出,而扁鹊应声隐忍地变了脸色。

徐福笑嘻嘻地扔开支架,顶着李白的脸,那笑容温暖中偷着一股邪气。

扁鹊从来没见过李白会这样笑,不过也许不久之后他就能看见。

扁鹊目光扫过了病房紧锁的门,已经有人意识到不对开始敲门了,听声音是主任王昭君扁鹊看了一眼徐福。

这个魔鬼杀人成性,肯定不会介意再杀一个小小的主任。

杀人也许他还能护住,但是此时他是李白的面孔……被看到无疑……

可是他不开门告知外人恐怕今晚是难逃一劫……

“您好,请问里面出了什么事情了吗?您还好吗?”

扁鹊咬了咬牙,看到徐福蔚蓝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狠厉,回答:“没关系。”

外面沉寂了一会儿,再次问道:“您真的没关系吗?”

“我刚才一不小心把支架弄翻了,你回去吧。”

外面应了一声,脚步声逐渐远去了。

徐福满意地看着扁鹊,看他被支架打到的手臂有些不正常的扭曲,笑得更为开心。

“真是个乖孩子。”

扁鹊咬了咬嘴唇,面色煞白如纸。

他根本无法推开压在身上的支架,而唯一能救他的医生王昭君刚刚走了,李白明显要迟一些才能回来。

而他撑不到那个时候。

徐福探身过来,手顺着扁鹊的病服伸了进去,冰凉的手极其色情地摸着他的肌肤,扁鹊忍不住又是一拳。

这一拳徐福没有躲过去,面上肿了起来,手下的动作却丝毫不停顿。

扁鹊有些绝望地抬起头来,目光似是轻描淡写地扫过病房门口。

一片沉寂。

他又往旁边触手可及的地方看去,那把水果刀掉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挪了挪身子,指尖碰到了水果刀,立即毫不含糊地操起到来,迎面划去,徐福马上往后退,放开了钳制扁鹊的支架,扁鹊从床上爬起来,冷静地一脚踢在床头柜上,那底下有四个轮子,是可滑动的,随着他的动作冲了出去,他用的力气很大,床头柜像一阵风一样顶着徐福冲出了病房,撞开了落地窗,跟着徐福一起打破窗子掉了下去。

而这时门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扁鹊警觉地回头,门开了,却是王昭君。

他的暗话,这个医生听懂了,还带了几个保安。

他本来手臂受伤的事就不是秘密,医生护士见估计大部分都知道,再加上他宁死不从,不让人看,最近几天有些发热了才肯让人瞧上几眼重新挂了点滴。还有最近跟李白一事,闹得满院风雨,想不知道都难了。

但是他因为手臂的事,此时是肯定在挂盐水的,他话中说一不小心把支架弄翻了,正常的人都会想到如果支架翻了那么药瓶肯定摔在地上,医院给他的药水都装在玻璃瓶里,掉在地上必碎,搞不好连针都脱手而出了。

但是……但是他却说没事。

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如果这副说辞对上匪徒,也许他注意不到,因为支架确实是倒了,合情合理。

但这对医生就不同了,她联系了扁鹊今日来的情况,再加上刚刚房内的动静,王昭君几乎是立即就明白了。

此时看向扁鹊的目光隐隐有些赞许。

扁鹊冷淡地坐在床边,落地窗破了很大的口子,保安下去找人,却只发现摔得不成样的床头柜,没有人的影子。

过了一会儿,王昭君看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就开了口:“今天晚上很危险,您看您的病房也坏了,换一间吧?”

扁鹊不回答,只是干巴巴地点了点头。

王昭君只当是惊吓过度,没有注意。这时病房门再次被推开,跑进来了李白,头发略显凌乱。

他一进来,立即把目光投向扁鹊,看到他没事,立即松了一口气。

王昭君淡定地道:“那既然李医生来了,我就先回去了,等会儿让李医生帮你找个新房间,这边空的有很多。”

扁鹊没什么表示,李白赔笑点点头,看着王昭君离开后几步跨到扁鹊的身边,果然看到扁鹊脸色苍白,翡翠色的眸子中满满的都是混乱,似乎是被什么魇住了,像看不到李白一样。

“扁鹊!扁鹊!你还好吗?看着我!”李白拍了拍他的脸,发现是不类似于人的温度,更为慌乱,下了些力气按住他的人中,扁鹊眼中光芒闪了闪,恢复了一丝清明,但更多的是恐惧。

他像是依旧没认出李白一样,抬手就抱住了面前的人。

李白愣了愣,一开始是想推开的,扁鹊抱得实在是有点紧了。手都搭上了他肩膀却发现
怀中的人在轻微地战栗。

李白不可控制地停了下来,思考了一会儿,拍了拍扁鹊的后背,同样抱紧了扁鹊,微微低下头来,柔声安慰道:“没事了。”

“没事了。”

“没事了。”

“我来迟了,对不起。”

“以后有我在。”

“没事了。”

“没事了。”

“没事了。”

(*ゝ_○*)ノ=f=i=n=i=s=h=============
这次就到这里啦!白哥很温柔对吧对吧对吧哈哈哈哈。(对于前文不了解的同学可以往前面翻一翻,嗯忘记了前文的也可以去看看……)
嗯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求小红心哦,笔芯❤
最后新年快乐,祝大家新年新气象,学习进步更上一层楼。脱非入欧,心想事成……(省略一百字)


评论(13)

热度(31)